冬葵子

【翻译】教皇加隆的沐浴时间 BY : 灰那

栗子:

原址:「教皇カノンのお風呂の時間。」/「灰那」の小説 [pixiv] 


教皇厅的浴室宽敞到奢糜。真的是很宽敞。以至于加隆初次看到它,就感叹说这份水费可不便宜啊。


不用说,加隆也知道这是自己兄长做的好事。


出于节水的考虑,也是为了黄金圣斗士们跟教皇厅的执事者们着想,加隆试图开放这里以供大家随意使用。但黄金圣斗士们在自己的守宫里各自都有浴室,特意爬上十二宫来洗澡太麻烦,几乎所有人都婉拒了。执事者们也觉得很不好意思:连黄金圣斗士们都不来这里,他们这些人就更没有理由来了。


那么,我也去佣人们的浴池洗澡怎么样,加隆如此提议却反被说服:跟据时刻的不同,教皇沐浴是带有清除污秽的仪式性意味的。不要浪费太多心思替佣人们操心,停止,请停止这种想法。


的确,黄金圣斗士虽然训练后也会去公共浴池洗澡,但是作为教皇,他的立场与圣斗士不同。神的代行者突然造访公共浴池,这会让别人觉得很为难。


出于这些原因,加隆今天也只好一个人使用这个需要用到非常多的水、宽敞到奢靡的浴室。


 


“啊,手脚能舒畅地伸展感觉真是好啊……”


今天的沐浴并没有仪式的意味,只是一次为了缓解一日工作疲劳的普通洗浴。加隆泡在比往常稍热的水中,一身疲惫得到了治愈。


虽然撒加一直有意隐瞒自己对洗浴的过分热衷,但其实加隆也是非常喜欢洗澡的。如果一日终了能享受这种奢靡的奖赏,那当当教皇也挺好的……这种想法有点不够慎重,他在心里自省道。


热水一直漫过肩头。“呼……”他一脸幸福地吁了口气。


外面完全是一派冬日景象。位于山顶的教皇厅比山脚更冷,洗个温暖的热水浴是种无上的享受。


虽说历经反复改建,但从神话时代遗留到现在的这些建筑物是没法安装嵌入式玻璃的。虽然外面的冷空气可以肆无忌惮地侵入,然而热乎乎的水蒸气仍然雾腾腾地氤氲而起。别说伸展手足,就算游泳都没问题,这里可以说是加隆一个人的露天浴场。


繁星满天的夜空在窗外延展,冬夜中的浴池似乎安稳又宁静。


正在加隆倚在浴池边上昏昏欲睡的时候。


空间突然摇晃起来。


在这个宽敞浴池的正上方什么都没有。那里本该只有弥漫的水气。


然而加隆却觉察到了熟悉的气息。他苦笑着。


“啊,又来了……”


空间在摇晃,这感觉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啾啾地撒娇鸣叫、嚷嚷着“要出去——快开门——”似的。


加隆苦笑着抬起左手,在空中描绘了一个三角形状。


圣域笼罩着一个防止使用瞬间移动技能的结界。虽说如此,像加隆这样圣域中的佼佼者还是能够使用异次元的。以及另外一个人——他的另一半。


他所描绘的那个黄金三角闪耀着,仿佛夺取了星月之辉。那里面出现了一道泛着橙色的强烈光芒。


“啊,喂……!”


那东西扑通一声跳进浴池,扑进加隆怀里。


“你又来了吗,海龙……”


那是加隆曾经身披的海龙鳞衣——海皇七将军伟大的鳞衣。


拟态长颈龙模样的鳞衣似乎很高兴见到加隆,它将脑袋凑近来,用肩部的鱼鳍啪嗒啪嗒地拍着水花。


“喂,不能这样哦?你到现在还不去寻找新主人……”


加隆如今是圣域的教皇。但即便如此,曾经经由他手才得以复兴的海皇军还是出于倾慕而来与圣域协力,这真是太难得了。


但是,海龙的鳞衣却并未选择新主人,而是经常像这样跑来见加隆。以前射手座和水瓶座的圣衣也曾经从圣域飞到海底神殿,同样的事情,海将军的鳞衣当然没有理由做不到。


他曾经封闭自己的内心,被扭曲的想法所驱使,而选择海龙不过是为了隐瞒他自己的真实身份。


但海龙却坚定地选择了加隆。在那个瞬间,它就努力地暗中祈祷,希望海皇御前的加隆能够将目光投向自己。


对海龙鳞衣来说,不能与加隆心心相印是那十三年间最让它心酸的事。


比起海皇被封印时、沾着那人鲜血的长戟连带贯穿自己的身体更让它痛苦。


加隆裸露的健壮胸膛上还残留着那道伤痕。海龙仿佛在说,那时候辛苦你了。它再次将脑袋贴近,像是要抚平那道伤痕一般用头盔蹭着那里。


海龙身在海皇阵营、处于与圣域敌对的立场,它能够如愿进入圣域是因为得到了加隆的准许。加隆觉得它大概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一直忍耐到剩他一个人的时候才出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过去曾经孤独留下的心灵创伤,被人挂念的感觉让他感到了真切的欣喜。


那十三年间真是抱歉啊,他想。


“今晚的事是秘密哦。痛快游一会儿就回去吧?”


加隆看着海龙欢快地在身边游来游去,不禁也微笑起来。


“哈哈,你不会觉得有点热吗?”


海龙满不在乎地在浴池里游着。


“看来很愉快啊……”


看着海龙在热水中舒畅地游泳,让加隆也生出几分在水中游弋的冲动,那样不是更舒服吗。


“海龙,等等……”


加隆也游近前来,但海龙却恶作剧似地始终跟他保持着一点距离,不让他碰到。


“啊,等等啊!”


海龙躲避着加隆的追逐。


我在这里。


喂——等等等等,等着看我追上你吧。


嘎嘎,哼哼。


俊美的教皇和他曾经身披的美丽鳞衣光耀满屋。


然而,从浴室的一角却弥漫出令人战栗的气息。


伴随着咯吱咯吱的恐怖声响,那历史悠久的石柱出现了裂纹。是因那人情不自禁手下用力的缘故。


“那、那个……贼海狮……!”


八十八位圣斗士中位居顶点的只有十二名黄金圣斗士,而这就是其中的一名、被誉为最强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


加隆的胞兄。


虽说徒手攻击打裂柱子只要是圣斗士都办得到,但只靠指甲就能把石柱抓裂,大概这就只有黄金圣斗士才可以了。


——这就是嫉妒的力量吗。


“看,抓住了哦,你这家伙!”


就在加隆笑着抱住拍打着水花的海龙之时,撒加终于从阴影里飞扑出来。


“加隆!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态度可不是这样啊!”


“……突然跳出来要干嘛?”


其实加隆早就隐隐发现撒加在那里了。以前他对于感受他人的气息可是比谁都敏感,而且比谁都更擅长隐藏。


他假装没看到。


因为那个人太麻烦了。


“对着这只贼海狮你却笑得这么灿烂可爱!”


“……它不是贼。而且也不是海狮而是龙,笨蛋。”


嗯?加隆一边抚摸着怀里的海龙,一边用眼神寻觅着什么。


他听到另一个跟撒加的咬牙切齿重叠的声音。


“……双子座也在吗?”


石柱的阴影里还有一个人——不,是一个身影。


那是加隆也曾经穿过的双子座圣衣。


“似乎是感受到加隆身边的空间扭曲很担心,所以也来了。”


“是吗。”


双子座圣衣发出咔啦咔啦的摩擦声响,似乎是在嫉妒海龙。


它是为保护自己才来的,加隆也不好责备它。他只得叹了口气,随后一脸嫌弃地眯起眼睛看了看撒加。


“……撒加,你也是来洗澡的吗?”


“是的。”


因为哥哥此刻正一丝不挂。


加隆确实问过黄金圣斗士们要不要来这里洗澡,但几乎所有人都委婉地拒绝了。


几乎。


没错,撒加属于那另外的少数派。


顺便说一下,史昂和童虎也站在赞同一方。他们看到加隆对于自己一个人使用浴室这件事感到为难,于是也来这里洗澡以作表率,但反而起了反效果。


其他人觉得这里是给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使用的,更加不好意思来了。


但是。


终于放宽心不再考虑水费的加隆并没拜托撒加前来跟自己一起洗澡。


“撒加,入口应该有卫兵守着的……”


通常情况下,他们会以“教皇大人正在沐浴”的理由阻止他的吧。


“是吗?可能他们没注意到加隆你进来了。”


看着满不在乎的哥哥,加隆在心里用完全不像个教皇的口吻骂了声“混蛋”。


“算了,偶尔只有一家人在一起呆会儿不也挺好吗。来,哥哥给你搓搓背。放开那个长脖子海狮吧?”


撒加脸上露出曾经被誉为神一般的笑容,朝他伸开双臂。只有兄弟一家人……除了自己以外的东西都走开,让海龙一边呆着去。


撒加本来就对海龙——对海皇的东西都不喜欢。就是海皇把关在斯尼奥海岬的加隆夺走的。岂止如此,正是因为海龙选择了加隆,他才不回圣域的。


“……这么说吧,该适可而止丢开它了。因为你已经不是海龙了。”


加隆有些不快。


“我知道,可是——我拒绝。海龙可是第一个认可我的家伙啊。”


“第一个?我这个哥哥才是……”


“胡说。”


“没有胡说!”


撒加用不像他自己的口吻声嘶力竭地嚷道。加隆吓得一哆嗦,他抱紧了海龙。


撒加直面着加隆的目光。直面着这份深切的感情。


“加隆,我爱你。”


从很久以前就一直爱你。现在也一样。


“我一直,只爱你一个人啊……加隆。”


“啊……”


撒加的眼神毫无动摇地注视着弟弟这个唯一的爱人。


——但是。


“但是啊,比起你来,跟海龙一起洗澡也很愉快。”


最近当上教皇的加隆愈发老奸巨滑,比当海将军的时候更会各种讨价还价了。


“诶……”


“是吧?海龙?”


被加隆抱在怀里的海龙摩蹭着他的脸颊。从前他封闭自己的内心、所有一切都是伪装,那时从没有过像这样令人安稳的日子。


也许现在他才是最快乐的。


“嗯……嗯……”


加隆也用脸颊蹭着海龙。可他对自己从来没做过这么可爱的举动。


撒加心中有什么在熊熊燃烧,随即咔嚓一声崩坏了。


“……犯规。”


他粗暴地跳进浴池,把热水都溅到外面了。太过分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加隆哀叫道。


“今天本来想好好跟你泡个热水澡,但我改主意了!”


“别、别开玩笑了!在这种地方!”


“都是你煽动我,是你不好!”


面对着向自己扑过来作势扭打的兄长,加隆瞬间放开海龙,也反手抓住对方的手腕。


这是圣斗士之间进行千日战争的姿势。


但是——他们是全裸着的。


脚下的海龙毫不犹豫地保护加隆——而双子座的圣衣正在混乱中,它不知道要保护哪一边……善良的一面大概不知所措了,它开始哗哗地哭起来。


“撒加,适可而止,停手吧!”


“你才该死心才对!”


“你、你果然是这么打算的——!”


轰轰轰,浴室因为二人的力量开始摇晃。被撒加挠出裂痕的石柱上出现了更多裂缝,天花板上开始落下碎块。


——咔。


发生了这样的事,外面的卫兵自然跑了进来。


“教皇大人,出什么事了吗?!”


他们看到了两个人完美的身体,如同集成了神的艺术精髓雕刻而成的一般。还有他们扭作一团的样子。


即便身为同性,他们还是被这美所震憾,情不自禁地涨红了脸。但是身为教皇厅的卫兵,他们还是记得自己职责的。


“哦——来人——双子座的圣斗士疯了——”


“啊、加隆、你这家伙?!”


加隆的语气一点抑扬顿挫都没有,这让撒加想起自己以前也说过同样的话。在他举着黄金短剑的那时候。


“双子座大人!请住手!”


撒加松开手,解释说刚才他们扭打在一起根本没法为自己辩解。卫兵们将裸体的撒加团团围住。


“不是的!难道我会是什么可恶的家伙吗,我是担心教皇的身体……”


“现在最可恶的就是你了啊。”


“什么,加隆!”


加隆转身走进浴池,将身体埋进水中。只有撒加知道海龙正躲在他身后。在这种时候被人发现海皇鳞衣就麻烦了。放鳞衣进来的教皇麻烦就更大了。


“快走”,加隆用口型告诉他。撒加考虑到弟弟的立场,只能切齿。


“好了,双子座大人,快出去吧,不然会感冒的。”


“他从哪里进来的?”


“我一直守在入口可是并没看到啊……”


卫兵们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把撒加带走了。


“咱们得好好保护教皇大人哪。”


果然没人当真以为他会对亲弟弟做出什么事。大家每次都只把他看作一个因为弟弟做了教皇关系重大、所以才忧心得有些过分的哥哥,一笑作罢。


今天也一样。


浴室里又恢复了平静,加隆一边泡澡,一边长长地叹了口气。


双子圣衣还悄悄地躲在那里,不知所措地扑簌簌哭泣着。加隆跟海龙面面相觑——然后向它招了招手。海龙也用鱼鳍啪啪地拍打着水花。


“算了,你也够辛苦了啊。”


看着那位被带走的主人和这位曾经一起经历过圣战的主人,背对背的善面和恶面仿佛瞬间交换了一个眼神。


就这样。


在圣域的教皇厅这个宽敞的浴室里,教皇,还有他曾经身披的圣衣与鳞衣,大家正并排坐在一起泡热水澡。


今天也一样,对圣域和世界来说——都是和平的一天。


而在教皇的卧室里,他的另外一半正等在那里,一脸前所未有的不开心——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终)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