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Sins

Promised Tower:

CP:Minos X Rene


 


当米诺斯从烦躁不安的梦中醒来时,发现他散在床上的那些吃剩的兔子饼干都活了过来,正在啃他的头发。


“我一定没睡醒。”这是理所当然的第一想法。然而,当他饶有兴趣用两根指头掐住一块活蹦乱跳的饼干,结果被狠狠咬出血后,他否定了第一想法。“每年都需要来一次这种活动吗……”他带着浓重的困意抱怨道,就连从指尖哗哗往外涌的血珠似乎都无从让他保持清醒。“上次是关进书里,这次是复活的饼干……哦够了,别啃了已经够乱了,说过了我讨厌短头发尤其是艾亚那种!行了……诶,等等,算了——我还是……继续睡好了。够了!!!!别啃我的刘海!!!”


咆哮好像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作用……呃,其实更可以说是反作用。那些活过来的兔饼干冲着他扬起脑袋,精神地抖了抖耳朵,嘲笑般的咂咂嘴,一拥而上地蹬腿扑向了他的脑门,扯住了那乱蓬蓬和狗毛似的刘海,就像屋檐下吊着的一串串风铃似的……当然远没有那么美观。这群发疯的兔子在他的脑袋上摇摇晃晃的,毫不留情地撕扯着他的头发,啃食着他的刘海,和过境的蝗虫于田野没有多大分别。米诺斯感到自己的视线被毫不留情的阻挡了(虽然从前也是被挡着的)——他感到非常的无奈,愤怒,以及——困。


“真是够了。”第一庭的审判官又打了个哈欠。现在他已经安然地躺下身,把脑袋重新埋进厚厚的羽绒枕里,让兔子们随便啃咬他的头发。“我想说,施放这个魔法——嗯,如果这可以叫魔法的家伙是愚蠢的……他以为,没有刘海的米诺斯就不是米诺斯了吗……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睡觉,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翘班没有什么能——”


“哗啦。”


“嗯?”


“哗啦啦。”


这一次又是什么啊。审判官不情不愿,却莫名有几分好奇和期待的第二次睁开眼睛,然后他有点后悔在匆忙中做出了这个决定——而不是拖延了五分钟才把眼睑揭开一条缝。一件白色物品像插了翅膀的鸟儿一样向他袭来,待他凭着百分三百的幸运值在危急关头猛闭上眼睛,操纵傀儡线一把擒住那只尖利的鸟喙,这才拂开眼前摇晃的兔子饼干,看清了在他掌心挣扎不已的物品的模样——纸飞机?他先是皱着眉头做出判断,然后心不在焉地打了个哈欠。他又闭着眼摸了摸,注意到手感上的不同,挑起一边眼皮,留神到原来那是羊皮纸上的火漆印,再仔细摸一摸,搜索了整个记忆库才发现那是专属第一审判庭的印章。也就是说……是办公室文件咯?他缓慢地做出了结论。现在他有几分清醒了,毕竟这件事看来牵扯到他的副官——要假设路尼想要谋害他,他心底终究是有九十九个不愿意的——虽然不忍说,他对这件事还是有一分小小的期待——那一定会很有趣。


他徐徐展平了这架抖动不已的纸飞机,为了让它不再反抗,他用力在上面锤了两拳。


字体很熟悉,熟悉到就算他睡多了记忆力不好他也不会认错的。他睡意全无地从床上蹦起来,顿时来了犹如见到下午茶小甜饼的精神。路尼的字迹一如既往的漂亮锋利。那简短的句子也延续了他一贯的风格——简明扼要,也颇有几分蛮不讲理。


“您有罪。”


在他缓慢的,一字一顿地读出声调柔软尾音上扬的希腊语,甚至揣摩着他的副官究竟以怎样的心情怎样的表情写下这行字时。他听到了无数的“哗啦声”向他袭来。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庭真正的主宰者毫无优雅又或技术性的、匆忙滚下了床。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去挑衅一百个雅典娜的圣斗士,也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这等……凶险。审判官在羊皮纸的汪洋里挣扎了一会,努力向床底下靠过去,结果徒劳地发现床腿之间的空隙已经被他填满了一包又一包的床上零食,那些小兔饼干正准备咬破包装袋爬出来,向已经挂在他额头上的前辈们致敬——他连抱怨的空闲都没有,只得迅速又打了个滚,远离那些蠢蠢欲动的食物杀手们。而在这个空档,被折成飞机的成片的公文接二连三如俯冲的雄鹰冲他袭来,纷纷落下的样子堪比一场惊人的暴风雪……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脑内灵光一闪总算想起了自己的冥衣,不过,在他努力把小腿塞进格里芬时,那里面已经爬满了各种各样会咬人的零食,和成千上万未被批改的公文了。


“米诺斯大人。”在这一片混乱中,他听见一个熟悉的,恭敬的,但某种程度上特别想扼杀的声音。这是通过小宇宙传来的,地点似乎是审判庭……另外,他还可以听见旁边困扰般的轻咳声和毫不掩饰的狂笑。该死的……艾亚和拉达也在。在他有点绝望和羞耻的同时,他意识到另一件事——不不不,活跃的小宇宙不止这么几个,还有其他副官在场?未等他讶异完毕,那边一团混乱的小宇宙散发的感觉突然正经了起来,就好像炎魔怒气冲冲地拎着鞭子,把其他惹事的家伙都教训了一顿似的。


“米诺斯大人。”一片倒地不起的抱怨和哀嚎声中路尼的声音和从前一样恭恭敬敬地传来,就好像之前的喧扰都没发生过——不过,这个恭敬的声音里没有更多私人情感了,听上去简直像是机器嘎吱嘎吱的转动。“我想告诉您。您有罪。”


“呜——所以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你搞的鬼吗——”米诺斯试着用平时那种随意的声音答话,不过显然他失败了,怒气正从视网膜上摇晃的兔子里,和喉咙吐出的每一个字里源源不断地咕咚咕咚往外冒——“够了别咬我的头发了说了多少遍!”


“是的,是冥王大人特许的。因为您犯了很严重的罪。”对方的声音并没有被他语气里的不满吓退,反而不紧不慢的,用上了他例常的,宣判时的语调。路尼大概已经忘了我是他的上司吧,第一庭的真正主人咬着嘴唇露出了一个赌气的神情——在他看来,路尼的大逆不道比兔子更加让他头疼了,隐隐约约还觉得心脏隐痛?虽然最开始他是很期待看到反叛的路尼的……不过实际体验一下,他还是觉得普通正常运转的那个,好像更不错的样子。


“那么快说啦我亲爱的、可爱的、突然决定干死上司的、小路尼?在我被这堆文件啄死,被兔子啃死之前?”他用力把多余的情绪从脑子里赶出去,同时费力的用小宇宙驱赶着同样小宇宙操纵着的着魔物件,奋力从兔子们的手心夺回冥衣的靴子,努力把其中赖着不走的文件掏出来,“话说我犯了什么罪来着?”他大声问道,无视另一边小宇宙里又一次混杂进的各种嘲笑声。“第一庭什么时候革新了,要用这么——呃,神奇的方法?”如果我知道是谁想出的主意,我一定会当机立断地拧断他的脖子——当然,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我没工夫和您——嗯,贫嘴扯闲。”这一次,对面抢白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米诺斯猜想他可能有点脸红……自己的副官在疲于应答的时候,总会泛出一点可爱的小红晕——这一点,足以慰劳他刚刚莫名其妙锥痛的小心灵了。他正准备细细品味一下这一点小乐趣,却不料仅仅是如此分神了一刻,那些飞舞的纸片便立刻突破了他的防护网,凶横地发动了二轮攻击。他只得用力把他们重新驱赶出去,与此同时,还得防止被小兔饼干咬了手。


“您犯了暴食之罪。”那边的声音快速说道,清晰的吐字里传达出不耐的情绪。同时他听见了羽毛笔快速书写的声音,像是在审判文书上签名。“所以,您没有吃完的饼干会对您发动袭击。”路尼又很好心地解释说。


“唔?可是我觉得艾亚……”他脱口而出。


“闭嘴啦米诺,至少我不会吃到床上?”争辩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不过当事人似乎立刻挨了一记暴栗。“法拉奥你干什么打我?”


如果换在平时米诺斯一定已经笑出来了,不过他现在并没有这个心情。“所以,为什么艾亚没事?”他认真的追问道——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拖艾亚下水,他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绝对不会。


“因为这是冥王陛下特别吩咐针对您的惩罚。”路尼的回答理直气壮,也封堵了他牵连他人的所有机会。在路尼燃烧满正义感的小宇宙之后,传来了法拉奥和艾亚哥斯哔哩啪啦斗嘴的声音,还夹着地狱犬的咆哮——很显然,完全没被波及的艾亚哥斯甚至连和大哥闲扯的兴趣都没有。米诺斯皱了皱眉头——这个表情现在可以被所有人看见了,因为他的刘海已经变成了非常滑稽的长度——咳,比艾亚哥斯的头发还糟糕。“好吧,我认栽。”他几乎是用轻松愉悦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了——当然,他的心情显然是个反义词。这种状态下,他依然没有放弃再拖一个人下水的可能——至少不能让我自己一人死,也不能让你们一起乐。他这样阴暗的想着,脑子飞速运转,开始打起小算盘:“让我猜一猜,我是不是还犯了懒惰之罪?”他拖长了音调懒洋洋的说,一个计划已经在脑海里成型了。


“没错。”那边的声音显得有些疑惑,仿佛猜不明白自己的上司为什么突然变得镇定多了……这明明不是他清醒的时间——在米诺斯最长可达16小时的睡眠中,照理来说此时理应算他深度睡眠的时刻了,路尼觉得困惑不解,他甚至开始重新去翻手边的工作手册:论我的上司。


“哦,也就是我猜对了是吗?”觉得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的米诺斯同时也觉得可以认命了。他在公文里扫出一块可以躺人的角落,大张着四肢睡了下去。他知道就算他用小宇宙对抗一整天,这个处罚也不会轻易结束的,而且太累了,容易影响睡眠质量。他把格里芬的头盔反带在脸上,阻止某些不安分的,准备袭击他眼睛的文件。这让他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呼哧的气息打在盔甲上听上去很不怀好意。“七罪还有什么来着?”他悠闲地扳着指头算着,(虽然他根本看不见它们)。“贪婪?划掉,我没有。暴怒,划掉,我哪有时间发脾气……骄傲——唔,我早把骄傲吃掉了,估计都消化干净了嗯。嫉妒?才没有呢,明明大家都嫉妒我有个好副官。”


他在这里刻意地停了很久,刻意到审判庭那边的小宇宙都充满了微妙的不安。“最后一罪是什么呢。”他大声地开始自言自语,周围的纸飞机也像是感到了微妙的氛围,悬停在空中不安地扑打着它们的翅膀。他游刃有余地拖延着时间,手指夸张地做了个手势,像是音乐会上指挥家在掀起高潮——这个举动刺激了所有的待机中的魔物们,它们像发了疯一样疯狂地开始攻击,似乎在阻止他说出最后的话来。


第一庭的审判者米诺斯,克里特的少年王米诺斯,在盔甲的掩护下,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孩子气的笑容。在一片白花花的文件中,他骄傲地伸出手,打了个响指,以及,打了个大大的,沉重的哈欠——


“我呀,可是一直犯着色欲的罪呢?不来亲自——惩罚我吗?”


-end-


 


*第一句的作者是路尼尼。源地址在这http://ask.fm/Vuillard/answer/34952411038,授权使用http://ask.fm/Vuillard/answer/34953156510

评论

热度(8)

  1. 冬葵子Promised Tow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