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米雅}恶搞之圣域十二宫(第一章,白羊宫)

粮油肉蛋菜小铺:

*白羊宫不愧是店长的心头肉,这一更简直日的我肝胆俱裂……


*为了整齐,想一宫一章,所以每章的字数就不一定了。而且此次白羊宫如此粗长是个意外,应该……(就这样都没写完,只好把小尾巴甩到金牛宫去了……


*雅帕出没,正大光明蹭TAG  顺便艾特my小天使 @舊酒新瓶 深夜更啊,我这是真爱。


*向后宫三千人致敬之圣域篇。付上0章地址:前文戳我 






1,白羊宫


 


 


还是那个蓝蓝的天,还是那个白白的云,还是那个安逸到诡异的圣域。


 


米诺斯面色不善地看着眼前不断浮现出的一排排文字,深觉自己一定是掉入了什么人的阴谋之中。


 


【……掉进了这个[圣域十二宫]里。为了再次复活,你需要通过重重考验,穿过十二个被雅典娜女神的最强黄金圣斗士所保护着的十二座宫殿和教皇厅,抵达女神殿并得到[雅典娜的承诺],届时女神的神力就会实现你的任何愿望。】


 


“哦?”米诺斯看到这里似乎来了点兴致。


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啊……那直接让雅典娜将地上世界拱手相让行不行?


米诺斯摸着下巴思考着雅典娜同意的可能性,似乎他已经通过了十二宫和教皇殿站在雅典娜面前准备讨价还价一般。


空中的文字继续孜孜不倦地变化着。


 


【游戏方法:通过解读剧情,选择合适的选项来控制剧情走向。要注意,并不是所有的选择都会将你导向女神的面前哦,本游戏分支众多,有待玩家自行发掘。】


 


【注意事项:在满足某些特定条件后,系统将会开启隐藏剧情。隐藏剧情往往九死一生,还请玩家务必谨慎选择!】


 


【现在,游戏开始!】


 


【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圣域十二宫,身为冥斗士的你似乎太惹眼了些,要不要乔装打扮一下隐藏身份呢?】


 


米诺斯毫不犹豫地点了【不需要,老子才不怕他们】。


 


【信心+10,智慧-20】


 


米诺斯不清楚后来出现的这行字有什么用,不过他也不甚在乎。


开玩笑,他堂堂冥界三巨头之首,为了这点小事就藏头露尾,有损哈迪斯大人的颜面不说,就是传入冥界,即使无人敢言,也是丢了他米诺斯大人的脸,以后还怎么对路尼那个家伙颐指气使?


 


远在冥界焦急万分的路尼打了个喷嚏,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居然让他稍微安心。


 


回到米诺斯这边。


 


拒绝了乔装打扮的米诺斯收敛了之前太过招摇的举动,放弃飞行,注意隐蔽的同时也在悄然向白羊宫前进,偏偏沿途总是出现一些穿的脏兮兮还拿着各种工具走来走去的家伙,害得他稍有点风吹草动就要停下脚步确认一下周围环境再继续前行,一路上可谓是憋屈万分。


 


等着吧,迟早有一天要你们加倍奉还。


 


米诺斯看着刺眼的十二宫建筑群恶狠狠地想。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白羊宫前,米诺斯微讶地看见庄严肃穆的白羊宫门前居然蹲着一个玩泥巴的小孩,等他又仔细瞧了瞧才发现这小孩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轻松将自己干掉的那个会念动力的臭小鬼。而且他手里拿着的仿佛也不是普通的沙土,以那个光芒来看,恐怕是传说中用来修复圣衣的银星沙。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米诺斯此时却是犯了难。


他低头瞅了一眼自己全副武装的冥衣,不禁想起之前的遭遇,居然有点后悔刚刚没有选择乔装打扮一下再来。


他犹豫了一瞬,默默褪下冥衣走了过去。


可是刚走到跟前,小小穆就发现了他,并且一脸警惕地站了起来,似乎是觉得这个穿着一身紧身衣的变态很可疑。


 


“又是你,冥斗士!”


 


米诺斯脚步一顿,几乎是下意识地装傻道:“什么?”


 


“多说无用!”小小穆起手,隔空就是一掌,并不强劲的掌风瞬间将一头雾水的米诺斯吹飞。


 


【提前进入结局】


 


还在半空中飞的米诺斯:“???”


 


【傲慢的代价:拒绝乔装打扮似乎是个错误的抉择,如此明显的冥衣装束就算是小孩子看到也会认得出来吧?只可惜已经意识到这一点的你却已经无力回天了……】


 


这也行?他明明特意把冥衣脱掉才去的啊?!


 


【……多说无用!游戏重置中,请问是否重新……】


 


米诺斯没等字出完就点了【是】


 


【游戏开始!】


 


【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圣域十二宫,身为冥斗士的你似乎太惹眼了些,要不要乔装打扮一下隐藏身份呢?】


 


米诺斯顿了一下,几乎是屈辱般地选择了【有道理,小不忍则乱大谋】。


 


【智慧+10,容貌-15】


 


正当他疑惑这个“容貌-15”是什么鬼的时候,剧情继续了:


 


【十二宫的很多地方还在修复中,此时的工匠到处都是,你随便捡来一套似乎是别人抛弃不用的工服,没想到穿在身上竟意外地很合适。】


 


合适你个大头鬼啊!这TM也叫衣服!


米诺斯看着不知怎么突然套在自己身上的破衣烂衫一阵反胃。


 


【……大小意外的很合适!】系统马上改口。


 


任什么衣服破成这样,是大是小都已经不重要了好么?


 


【……就这样,你畅通无阻地来到了白羊宫前。】


 


看来选对了选项剧情行进会精简许多,然而米诺斯此时已无暇思考这些。


身上这件破布似的工服简直让他呼吸困难,而且想脱都脱不掉,存在感强到无以复加,米诺斯甚至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有了洁癖而不自知。


 


所幸,这次小小穆见到他不但没有透露出敌意,还很关切地对他道:“啊,是帮工的叔叔吗,宫殿的修复真是辛苦了,请进来喝杯热茶吧。”


 


【健康+5,人心+3】


 


 “帮工的叔叔”这种称呼以及各种奇怪的分数加减此时都已经不能引起米诺斯的注意力了,他只想快点摆脱身上这件“破布”。


 


说不定白羊宫里能找到点像样的东西来替代。


 


抱着这样的想法,米诺斯跟着小小穆顺利进入了十二宫之首的白羊宫,并趁着小小穆去泡茶的时候在宫内四处寻找了起来。


正找着,旁边石门里传来的对话声引起了他的注意,想着反正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不会有人把他当成冥斗士,米诺斯索性直接走了进去。


 


猝不及防地,一抹熟悉的水色映入眼帘,米诺斯烦躁的脚步顿时钉在门口。


 


殿内坐着的两人的对话也因为他的出现而停了下来,他们似乎都对眼前这个不速之客的出现感到疑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雅帕菲卡,他看着一进来就原地不动了的米诺斯眨了眨眼,然后微笑着起身对史昂说:“看来你有客人来了,那我就先告辞回双鱼宫去了。”


“也好,双鱼宫的情况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有要帮忙的地方就尽管说出来。”


史昂起身欲送,却被雅帕菲卡挥手谢绝了。


“还好,反正我也不住在那里。”


雅帕菲卡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上去似乎并无不妥,但史昂闻言却不禁无奈地笑了笑。


 


无声地目睹了这一幕的米诺斯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正抑制不住地从他心里最黑暗最幽深的角落里冒着气泡翻滚出来,那是自从他进到这个奇葩的游戏里之后就被遗忘了的,近乎疯狂到不可理喻的可怕情绪。


 


是啊,怎么能忘了这个人呢。


 


米诺斯没有察觉的是,从这一刻开始,他继续这个游戏的目的就已经完全偏离了既定的轨道。


 


于是当雅帕菲卡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米诺斯想都没想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雅帕菲卡惊讶地看向他,一时之间竟也忘记了言语,令人不安的静默持续了几秒,只听雅帕菲卡开口道:“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此言一出,三个人都楞了一下。


 


“啊,因为你脸色看上去很不好。”雅帕菲卡连忙解释。


 


正在此时,选项来了:


 


【真不愧是圣斗士大人,小人确实有些旧疾十分苦恼。】


【没有,我很好,只是听说圣斗士大人的宫殿也需要修复,请问是否能让小人尽些微薄之力?】


【多谢大人关心,小人很好,只是久仰双鱼座圣斗士的美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可惜米诺斯已然全然无视,嘴角慢慢地扯出一个危险的弧度幽幽道:“雅帕菲卡啊……”


 


雅帕菲卡瞬间警觉,刷地一下将米诺斯抓着自己的手甩开,冷冷道:“不要碰我。”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米诺斯饶有兴趣地轻哼一声,正要跟上去,却被已经走到跟前的史昂挡住了去路。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雅帕菲卡的事情?”


 


史昂目光充满审视,语气可是远不如之前那么友好了。


只是米诺斯对他的逼问满不在乎,要不是他现在力量受到这该死的游戏的各种限制,他早就甩掉这个碍事的家伙了。


史昂见他并不回话且表情傲慢,不禁皱了皱眉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啊!帮工的叔叔!原来你在这里。”小小穆手中拿着托盘,额头上微微发汗,似乎找了他很久的样子。


 


“原来是来帮工的工匠吗?”史昂恍然,随即责备自己年幼的弟子道,“招待客人怎可如此疏忽大意,穆,没有下次了。”


 


正当米诺斯对这对师徒的对话感到无聊时,一行让他熟悉到抓狂的字飘了出来。


 


【提前进入结局】


 


又?!为什么?!!


米诺斯只觉得自己的灵台正在一点一点地崩摧殆尽。


 


【一辈子的帮工:史昂不愧是十二星座之首白羊宫的主人,他心思缜密细致容不得一丝马虎,让你始终找不到破绽,而得罪双鱼座圣斗士一事更让他对你心怀戒备,无奈之下你只得一直在白羊宫帮工下去,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游戏重置中,请问是否……】


 


“给我开始!”米诺斯几乎是用砸的,一拳捣向那个【是】的选项。


 


“老子信了你的邪!!!”


 


 


【……游戏开始!】


 


 


 


TBC.




PS.话说感兴趣的顾客不妨猜猜看那三个被米诺斯无视的选项如果选了会有哪些结果。其实我觉得还是挺好猜的嗯,猜中没奖。

评论(1)

热度(36)

  1. 冬葵子粮油肉蛋菜小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