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亏月(Ⅱ)【《薄暮》番外】

会回来的:

※故事背景设定见上篇。


※神话人物乱入有。笛捷尔就是来打酱油的。OOC慎。


※本场无CP,过渡章。


笛捷尔已经在审判庭门外驻足了很久。身边不断有服饰各异,拎着手提箱或是握着怀表的青年男女,行色匆匆地赶往前方,一举一动与活人无异。


犹豫片刻,水瓶座的战士最终决定顺着行人的方向,迈向地狱深处。


羊皮纸上的字迹逐行增加,翼龙雕像座下的文件也累积起了一个可观的高度。米诺斯捂着几乎石化的脖颈,僵硬地偏过头,潦草地扫了一眼入座半数左右的抄写台,默默估计了一下能够满员的时间。


批阅完毕的公文摞在一起,摇摇欲坠,被毫不留情地从桌上推进异次元,露出被遮挡得严严实实的水瓶座的身影。


审判长拧开新一瓶墨水的瓶盖,头也不抬:“请稍等片刻,稍后将有人引导你去往会客室的道路。”


面对完全意料之外的状况,笛捷尔好不容易理清了思路,正要询问,门外走进一名穿着完全不属于这个年代的古希腊式黑色长袍和系带凉鞋的青年,手中捏着一封加盖着三叉戟火漆章纹的信函。


青年径直走向审判席,将信函摆在米诺斯面前:“米诺,尤尼提的来信。”


“我想,尤尼提本人也随着信函一并寄到了吧?”米诺斯丝毫没有取出拆信刀的想法,随手将信函丢进脚边的废纸筒,“啊,对了,欧摩尔,可以请你为水瓶座引路吗?现在的审判庭好像空不出人手。”


“当然,乐意效劳。”被称为欧摩尔的青年似乎才注意到沉默良久的笛捷尔,转过身却差一点撞上了不声不响出现在审判庭中,神情憔悴的海皇祭司。


灵巧地和尤尼提错身而过,溜下台阶,双手一撑,坐上笛捷尔旁边空闲的抄写台,海蓝色的眼睛仔细地审视着笛捷尔的脸,似乎在回忆什么。半晌,向笛捷尔伸出手:“我记得你,水瓶座,我是欧摩尔波斯,担任冥王祭司一职,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尤尼提一反笛捷尔记忆中冷淡从容的模样,淡蓝色的眼睛有些泛红,坐在米诺斯拖给他的椅子里半天没有出声。


“不用等了,没有红茶。”羽毛笔以惊人的速度划过纸面,米诺斯忙里偷闲,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友,见怪不怪地继续首于公文堆中。


“我简直不敢相信。”沙哑的声音明显由于过度疲劳,尤尼提闭上双眼,靠在椅背上,揉着额角,“这一次居然连陛下的首席海将军都没有觉醒。”


米诺斯终于搁下羽毛笔,疑惑地看着老友,然而对方对米诺斯疑问的视线毫无知觉:“于是?”


“于是,我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你那可爱的弟弟或是全知的履历表总有一者能够让你知晓悲剧的始末。”尤尼提对目光移向从凌乱的文件下露出黑色一角的转生履历表。


米诺斯依言翻开履历表,再次抬起头时,语气中杂夹了显而易见的同情:“也就是说,现在的海底神殿只剩下了你一个人?”


“完全正确,我睿智的克里特王。”银发的海皇祭司耗尽最后的自制力,才没有毫无形象地趴上面前宽敞的桌面,“现在的海底神殿里,最聪明的就是海豚,然而海豚并没有手。”


“涅柔斯大人呢?”翼龙雕像再一次盘踞在了文件塔之上。米诺斯拾起羽毛笔,摊开又一份公文。


尤尼提幅度微弱地摇摇头,视线黏在翼龙雕像精致而锋利的爪尖:“看见你弟弟,我觉得自己心脏病都要发作了。”


“我想这是水瓶座的错,而不是我弟弟的。”即使当事人在场,米诺斯也没有压低音量,连笔下的签名都没有停。


尤尼提不情不愿地扭过头,面带嘲讽地看着相识已久的冥府法官:“你看见双鱼座的时候难道没有心绞痛吗?”


“明明看见你的时候我更容易心绞痛。这个伟大的错误也许是你传染给了水瓶座。”米诺斯腾出一只手,从桌下的抽屉里取出一卷羊皮纸,递给尤尼提,“这是海界本次转生人员的名单,核对完记得把它放回原处。”


拉开活扣,被展开的羊皮纸上代表海皇波塞冬的三叉戟正在缓缓消退,最终只剩下孤零零的,海皇祭司的姓名。


“我的朋友,抽屉里还有我可爱的副官的安眠药,你需不需要……分享两片?”伸手在尤尼提失去焦距的眼前晃动几下,米诺斯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面色灰败,看起来与门外亡者无异的尤尼提身上。


“陛下他怎么会……”难以置信地摩挲着羊皮纸上海皇标志消失的空白处,尤尼提简直对自己的眼睛产生了怀疑,“陛下明明觉醒了。”


米诺斯叹息,按住老友的肩膀:“别怀疑,你也知道,只有陛下转生的年代,海皇大人才会真正苏醒,上面那位——”米诺斯指指天花板,“不可能骗过机敏的海皇大人。”


“很好。”尤尼提怒极反笑,羊皮纸被捏成一团,“我和奥林帕斯没完。”


羽毛笔蓬松的尾尖挠了挠尤尼提的脸颊,随后指向和笛捷尔相谈甚欢的欧摩尔波斯:“考虑一下带走欧摩尔怎么样?他是海皇大人的血脉,即使在海底神殿结界关闭期间,他也可以自行出入。”


“不愧是狡猾又残暴的米诺斯。”


“彼此彼此,被幸运之神抛弃的尤尼提。”米诺斯掰开尤尼提的手指,夹出皱巴巴的羊皮纸,小心地展平卷起之后再度放回抽屉里,“那么,你带走欧摩尔,我带走水瓶座,成交?”


尤尼提看着审判庭门口对临头大祸丝毫没有察觉的笛捷尔和欧摩尔波斯,慢慢地笑了:“当然。”


【注:


实际情况——看完履历表的米诺斯(指):“你居然打我弟弟!”


尤尼提:“……米诺斯你这个毫无良知的人。”】

评论

热度(12)

  1. 冬葵子会回来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