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亏月(Ⅲ)【《薄暮》番外,完】

会回来的:

※CP:拉米,双子神,微巴连达因&路尼。


※据说很瞎,OOC慎。


※圣域打酱油有,设定见第一章。


审判庭墙角靠着一只手提箱,靠背椅的扶手上搭着一件白色风衣。


路尼看着淹没桌面的公文,面色凝重,下意识地转着手中惯用的钢笔。


“欢迎回来,我可爱的路尼。”银发金红眼的最高审判长悠闲地站在偏殿入口,旁边的羊皮纸上路尼的姓名墨迹未干。


“米诺斯大人。”战争结束后才第一次见到的自己的直属上司,无论是样貌或是声音,与记忆中的克里特王分毫不差。


准确地从文件中摸出那座精致的翼龙雕像,米诺斯心满意足地抚摩着翼龙小巧的脑袋,弯起了嘴角:“为了冥府的秩序,这一次也要努力工作啊路尼。”


复职不久的天英星露出难得一见的,不敢相信的表情,看了看已经被满满当当覆盖的办公桌,又望了望笑眯眯的上司:“……那么大人您是来?”


“我只是来拿忘记的东西。”拍拍翼龙的头顶,米诺斯的目光移向门口,一个拖着沉重脚步的身影渐渐走近。


年轻的天英星脸上隐隐透出些许崩溃:“您忘记了什么?勤劳的美德还是对部下的关爱?”


冥府实质上的最高法官摆出严肃的表情,认真地向自己的直属部下作出回答:“大概是良知吧——你看,巴连回来了,或许你可以把公文分给他一半?”


天哭星的冥衣上沾染着斑驳的暗色血迹,巴连达因心事重重地向米诺斯行了礼,一言不发地站到办公桌前,一边走神一边从纸堆中挑出盖有翼龙标识的文件。


眼见巴连达因频频挑错文件,路尼按住巴连达因伸向盖着迦楼罗标识信封的手,担忧地看着许久未见的同僚,正打算开口询问,却被米诺斯用眼神制止。


“忘了说,我用资料室的使用权限说服了水瓶座过来帮忙。”无所事事地看着部下们分类公文,米诺斯再一次语出惊人,“赞美我吧。”


“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望着上司离去的背影,路尼手下的力道骤然加重,差点掰下巴连达因冥衣的一块护臂。


同样被米诺斯的行事风格惊吓到的巴连达因反倒回过了神,哭笑不得地帮路尼收拾着办公桌:“别犯傻了路尼,上一次你也这样说过。”


“巴连,我真喜欢你的耿直。”厚重的法典被郑重地放在办公桌中央,路尼翻开法典的扉页,沉痛地自言自语,“这是我的赎罪,前世的我必定罪恶滔天。”


“不至于,遇上米诺斯大人这样的上司,或许说是时运不济更合适。”巴连达因本着安慰同僚的出发点,好心提醒。


“巴连。“


“在。”


”我后悔了。”


拉达曼提斯怎么也没有想到,回到冥府的第一件事不是寻找先行一步的同僚,也不是应付捧着文件哭喊着围上来的部下们,而是把自己的兄长从会客厅的沙发里挖出来。


传说中的克里特王深深地埋在松软的靠垫下方,手抄版的《国家篇》盖住了脸,只露出耀眼的银发。


“米诺斯。”残破不堪的头盔被轻手轻脚地放在了大理石桌面上,拉达曼提斯呼唤着兄长的名字。


鼻端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金红色的眼睛微微睁开,暗紫色的天猛星冥衣覆盖着尚且新鲜的血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书本被拿开,拉达曼提斯加重了语气,也改换了称呼:“米诺。”


翻身避开拉达曼提斯伸过来的手,哪怕有着冥衣的遮盖,手臂上的血痂也无法完全被隐藏。米诺斯迷迷糊糊地随手拽过另一本书盖在脸上,睁开眼睛,眼神一片清明。


“米诺,不要任性。”拉达曼提斯再次试图将书本从兄长的脸上拿开,却遭到了拒绝。


回答他的是书本下米诺斯不高兴的声音:“让我睡一会儿冥府就会遭到毁灭吗。”


茶几另一头,卡路狄亚手里的叉子已经在地毯上躺了很久,而主人丝毫没有要把它捡起的意思。拉过旁边雷古勒斯,使劲捏了捏少年的脸,卡路狄亚指着对面的手指有些颤抖:“那是天猛星吗?那其实是幻觉吧?!”


拉达曼提斯好脾气地拨开靠垫们,捞起米诺斯的腰将对方摆正。米诺斯屈起食指,敲了敲天猛星手臂内侧的护甲示意拉达曼提斯换下冰冷的冥衣并放开自己,很不开心地询问:“你见到巴连了吗?”


“还没有。”冥衣恢复成残缺不全的双足翼龙,拉达曼提斯冥衣下的衬衣几乎被血浸透,却纹丝不动地站在米诺斯身边,有问必答。


“为什么不去呢,这是战争迫使的分离,你们本该受到祝福,没有人应当阻挠你们。”望着弟弟黄玉色的眼睛,米诺斯忧伤地劝说。


“米诺,不要胡说八道。”拉达曼提斯无语片刻,对聪明却顽劣的兄长从来毫无办法。


“……我差点就信了!”一只空杯子也步上叉子的后尘,马尼戈特扶着茶几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差点被习惯性坐在沙发边缘的雅柏菲卡绊倒在地,“我出去冷静一会儿。”


棕发绿眼的少年被拎住后领,从卡路狄亚的手中解救出来,金发的处女座笑容温柔可亲:“雷古勒斯,你想和马尼戈特一起出去看看吗?”


“待在这里不行吗?”雷古勒斯仰起头,有些迷惑。


阿释密达摸摸少年毛茸茸的脑袋,温和慈爱:“你还小。”


“你是在闹脾气吗?亲爱的拉达?”米诺斯从沙发上跳起来,绕至拉达曼提斯面前,捧着弟弟的脸左看右看,恍然大悟。


“我没有。”天猛星垂死挣扎,负隅顽抗。


“一切与我心意不合的抗议都是闹脾气。”重新倒回沙发将自己埋进靠垫中,只露出一双落日般的眼睛,米诺斯义正言辞地指责。


会客厅虚掩的门被大力推开,巴连达因已经卸下天哭星冥衣换上便服,袖口沾着墨水,口袋里还插着钢笔,看见拉达曼提斯的瞬间简直激动得快要当场痛哭:“谢天谢地!大人您终于回来了!第一狱堆积的文件简直比增加的亡灵数量更加可怕,大人,请随我来,这里有许多需要您亲自处理的文件。”


“一年份的红茶。”拉达曼提斯黄玉色的眼睛里终于有了笑意,临走时向米诺斯感激地点点头。


米诺斯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好了艾亚,和阿塔兰忒说再见。”审判庭侧殿,银发的死神正拿出十二分的耐心劝说着一脸不情愿的艾亚哥斯,然而并不奏效。


焦头烂额的塔纳托斯转过身寻求帮助,身后却并不是自己沉稳的兄长,而是到处闲逛的马尼戈特。


“是你?!”马尼戈特条件反射地摆出了绝招起手式。


与此同时,塔纳托斯也卷起了袖子:“别以为我们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好了塔尼。”修普诺斯将整理好的手提箱塞进弟弟手中,安抚地拍了拍弟弟的后背,“地面假期已经开始了,还要在这里继续消磨时间吗?”


金发的睡神有着与孪生兄弟一模一样的面容和截然不同的神态,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失礼节地微笑:“失礼了,告辞。”


目送搜刮了全冥府的国际象棋后施施然离开的双子神,摘下头盔意外有着一张少年脸的艾亚哥斯犹豫再三,还是向雷古勒斯伸出了手。


“大人您会吓到他的。”急匆匆赶来的副官吓得差点把怀里的琴摔出去,所幸拜奥雷特眼疾手快,及时拦住艾亚哥斯下意识的举动,“再说,您自己都还是小孩子,狮子座已经十五岁了,已经过了可以被摸头的年纪了。”


“拜奥雷特?”雷古勒斯挣脱马尼戈特的手,在艾亚哥斯面前站定。


骁勇善战的女性也有着美丽的面容,微笑着应答,而后转身离去:“你也可以称我为阿塔兰忒①。再见了,狮子座。”


天雄星不复战时的暴戾,和自己的副官低声争辩着什么,不久败下阵,无精打采地坐在回廊的外围台阶上。


“你和之前不一样。”雷古勒斯试探地坐在艾亚哥斯旁边,小心翼翼地歪头看着似乎并没有比自己年长太多的天雄星。


“是啊,只有回到这里,很多事情才能够再次被记起来,不过我们都觉得,既然是无可避免的面对,不如暂时抛弃以往,和你们全力一战,这才是对待勇士的立场。”艾亚哥斯撑着脸颊,以同样的姿势回望着雷古勒斯,笑嘻嘻地提议,“想看看天空之王迦楼罗的样子吗?”


冥衣依然是金翅鸟展翅的形态,却布满了细小的裂纹和缺口,艾亚哥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冥衣,难过得半天没说话。


“您别难过了,有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您高兴一点儿?”异国相貌的副官坐在艾亚哥斯的另一边,看着上司越垂越低的脑袋,还是忍不住出言安慰。


心疼地检查着迦楼罗冥衣残缺的翅膀,艾亚哥斯随口用副官的母语回答:“一副盔甲怎么样?”


法拉奥投向艾亚哥斯的眼神就像是看着刻耳柏洛斯的第四个头:“大人您已经是个成年人了②。”


“法拉奥,连斯芬克斯都没有你博学。”


“我受够了!”马尼戈特忍无可忍地大步上前,不容分说地拖走了一头雾水的雷古勒斯,“过来,雷古勒斯——什么?你还小,不许问!”


注:①阿塔兰忒(Atalanta、Atalantē、希腊文:Αταλάντη)是希腊神话中的女性英雄。伊阿索斯和克吕墨涅的女儿,女猎手。在希腊神话中,阿塔兰忒是西罗斯王的女儿,以骁勇和善跑着称。


②埃及文的盔甲和拥抱发音非常像。


地鼠(隐藏梗):第一章中陛下查看的是海皇的转生履历表,米诺斯看见的突兀终止的是巴连达因的履历。结尾时米诺斯的话意为“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如何,请您不要放弃希望”。


第二章米诺斯是在吐槽,和水瓶座沾上关系的人不是心脏有问题就是被穿胸。


第三章米诺斯已经处理完了自己份的文件,特地剩下无关紧要/可以推给翼龙军团的公文,一方面真心实意低消遣直属部下,另一方面,人(巴连)忙起来的时候其实很容易忘记之前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


米诺斯后面躲拉达的手是因为怕碰到伤口,敲弟弟的冥衣也捡了没有受伤的位置。

评论

热度(27)

  1. 冬葵子会回来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