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米雅】

橙汁子:

大概两周更一次……架空世界观,时间是现代。比较烂大街的警匪设定,圣域组是一个警察组织(我承认我懒得取名),米诺斯隶属一被圣域组追查的黑手党。有ooc,未完,慎入。


P.1
街道灰蒙蒙的,不知笼了一层雾还是霾。米诺斯驾车驰骋在公路上,整条路上只有这孤零零的一盏车灯在雾气中晕染。但是逐渐,警笛声将寂静的夜色划开越来越深的口子。
到底还是追过来了。米诺斯心中暗骂一声,将车急刹在路边,脚步不稳到几乎跌下车来。血迹染红了银色的发丝,顺着他的脸颊汇聚在线条分明的下巴,如断线的珠子落在地面。他捂着受伤的胳膊,将重心放在没有骨折的那条腿上,步履蹒跚却骂骂咧咧地向安全的地方逃着。
前面约七百米的地方有个不算大的小区,虽然有一人半高的围墙,但这对米诺斯来说就算是重伤也不算什么。要命的是他现在的速度,这么点路走了近半小时。也是天公作美,天上毫无征兆地下起了瓢泼大雨,冲刷走了一切米诺斯走过的痕迹。
P.2
“喂,你怎么躺在这儿?”
米诺斯感到有人推搡他,朦胧间意识到自己还在逃避警察的追捕。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随即怔住。雅柏菲卡的美貌,即使是在昏黄的楼道灯下也丝毫不能被掩盖。冰蓝色的长发下是一张比女人的脸还精致的面容,眉眼间簇着几缕清冽,宛若遗世独立的荷花。他眉头紧蹙,大雨冲刷掉了米诺斯身上的泥土和血迹,他显然是把米诺斯当成了不知何处闯来的醉汉。“说你呢,听不见吗?请不要躺在别人家门口。”听到眼前的人又强调了一遍,米诺斯才回过神来,嘴角挂起一丝嘲弄,道:“我就爱坐在这里,怎么着?”说着他想站起来,反而一个趔趄单膝跪了下来。
“你受伤了?”
“没有。”米诺斯脸色发白,终还是站了起来。他知道这样下去不妙,明天新闻上肯定会刊登他今晚的杰作,而就在同天晚上一个受重伤的男人出现在自家门口,论谁都会知道有问题。
“你明明就是受伤了,怎么受的伤?”雅柏的眼里,不是关切,而是狐疑和警惕。
“不知道!”米诺斯没好气地回道,只想尽快离开,想办法联系路尼。
雅柏菲卡已将双手从口袋里拿出,蓄势待发:“你到底是谁?不说清楚的话我要报警了。”尽管圣域组的人执行任务时互不相干,但雅柏也大致知道今天有几人出去干什么了,他已经怀疑到了眼前的男人。
“切……”米诺斯干脆不再想着逃跑,转过头来正视雅柏菲卡,目光咄咄逼人:“我就是天贵星,米诺斯。”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楼道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结果雅柏说出了让米诺斯大跌眼镜的话。“你不是米诺斯。”雅柏一点不像在开玩笑,无比认真道。
“啊?……”
“我说,你不是米诺斯。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怎么会认识天贵星。”雅柏冷冰冰道。事实上,圣域组先前逮到了数名一个自称“冥界”的犯罪组织成员,逼问出了一些重要人物的情报,其中包括米诺斯的长相。因为他们几人的供词一致,圣域组自然以为得到的情报是真实的,所以雅柏才会肯定这个和那几人口中所描述的大相径庭的人不是米诺斯。
米诺斯脑筋转了个弯,决定好好利用这一点。“没什么奇怪的,在道上混过的谁不知道他。我只是借他的名让你不再多管闲事而已。”一阵寒风从楼道吹过,引起了米诺斯的一阵咳嗽。现在的米诺斯浑身湿透,银发无力地贴在脸上,因为骨折他依靠在墙上,脸色白的有点病态,只有瞳孔中散发着掩盖不住的邪魅与骄傲。雅柏菲卡有些犹疑,想着这样放着他不管也不太好,且不说他现在一副快散架的样子,而且他这么可疑,要是个危险人物就麻烦了,但现在自己也没什么理由逮捕他。
终于,雅柏叹了口气道:“来我家坐会儿吧。”就当是加班后的加班,雅柏这样想道。
米诺斯闻声一愣,门已经被打开了。虽然不明所以,但是遇到这么一个可以逃避那些可恶的条子,又暖和又舒服还有美人(划掉)的地方,米诺斯几乎没有犹豫就跟了进去。立马,一条毛巾和雅柏菲卡的询问声就飞了过来:“你骨折了?”米诺斯接过毛巾,也没客气,立马躺到了雅柏家的沙发上。厨房传来煮开水的声音,很快雅柏菲卡就递来一杯水,水面漂着几颗枸杞。米诺斯皱眉:“这是什么?”雅柏淡淡地回应:“枸杞,驱寒。”米诺斯不明白这些红红的东西为什么要叫狗起,但还是默默喝了下去。
这次,是从卧室传来雅柏菲卡翻找衣服的声音。米诺斯内心有一些很不好的感觉在发酵。普通人肯定不会这样对待一个赖在自家门口的可疑人士,加上这人说他不是米诺斯时的认真……米诺斯开始仔细观察这间房子,很快捕捉到了电视柜上的一张照片。虽然他并不认识所有圣域组的成员,但还是有几个见过的熟脸,而这几个熟脸正在照片上和现在卧室里的男人站在一起。
他是圣域组的人。
米诺斯立马明白了。 他之所以把自己请到家里来,一定是想先稳住我,然后来个瓮中捉鳖。但是……好像也不全是这样。米诺斯不由出神。自己伤成这样,根本没必要稳住自己,圣域组的人不会连抓个残疾的本事都没有。
 没想很多,雅柏就拿来了干净衣服,再一次认真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一副不搞清楚这点不会罢休的认真模样。
 “我是海域的人,”米诺斯完全抱着试探对方的心理扯谎道:“不过是个杂兵。”米诺斯知道前一段“海域”的头目“波赛冬”还差点要了圣域组一个核心人物的命,他似乎可以预想到这个圣域组的人态度会如何转变…… 
“……你是怎么受伤的?”出乎米诺斯的意料,雅柏没有多大反应。
好吧,我就陪你玩玩。米诺斯这样想着,回答道:“被冥界的人弄的,他好像正被追捕,我挡了他的道。”
雅柏没全信他的话,但这和他所知的今晚有追捕一个危险的冥界份子的情报吻合,所以也没多虑。但令米诺斯疑惑的是,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态度反而更好了。“换完衣服我送你去医院。”他竟这样说。米诺斯不知道的是,波赛冬被圣域的人打败过一次之后,反而有了从良的趋势,甚至暗中帮了圣域几次大忙,圣域组对海域的态度自然好转起来。 尽管不明白,甚至怀疑起了这是不是陷阱,米诺斯很清楚他决不能去医院。开玩笑,他可是一个连户口本都是伪造的人。所以米诺斯立马回绝:“不用了,毕竟我是混黑道的。”“那,请个私人医生?”——请私人医生,这总没理由拒绝了。米诺斯彻底如堕五里雾中,陷入了“这一定是个阴谋——对方没理由耍阴谋”的死胡同。于是他干脆不想了,反正他什么也不怕。 
雅柏菲卡动作很迅捷,很快,他放下电话,看到仍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落汤鸡一般的家伙,不禁眉尖微蹙道:“怎么不换衣服?”
米诺斯扭过头来反问他:“你让伤员自己换衣服吗?”
得到的回答极为冷淡:“是的。”真是个冷冰冰的男人。米诺斯又不真的是海域的人,他讨厌浑身湿答答的,于是无奈地支起不断抗议的身架——虽然他本来也没指望那孤高的人多少。 
“喂,明明都是男人,你居然会不好意思吗?”米诺斯见雅柏背过身去,戏谑道。
雅柏头也没回道:“这是尊重隐私。”
米诺斯听罢不禁发笑,虽然肋骨因此不断传来剧痛,但他还是止不住笑道:“您难道没去过公共浴池吗?”
雅柏这才回过身,毫不示弱道:“你是希望我看你了?”
 “我可不介意被美人盯着看。”
 听到“美人”这个词,雅柏明显表现出不悦,眼中的温度又降低了几分。
“雅柏菲卡。”
 “呃?” 
“我的名字叫'雅柏菲卡'。” 
原来他叫雅柏菲卡。米诺斯默记在心。而且他是这么讨厌别人称赞他的美貌。但越是这样米诺斯越想叫他美人儿。
其实,调侃雅柏菲卡之前,米诺斯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又不是真的残疾,或者没受过这种伤。就在他要进行下一轮调侃时,敲门声阻止了他。雅柏开门请那个私人医生进来。看到私人医生的面孔,米诺斯差点当场说漏,不过他很快忍住了,嘴角的一抹笑取代了一切言语。是路尼。
雅柏显然不知道自己的私人医生被路尼代替了,马上被路尼忘带紫药水的借口支开了。 
“看来他并不知道您的真实身份。”路尼与米诺斯小声交谈。
 “我说我是海域的。喂,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路尼沉默了一小下,刚要开口时,米诺斯却已经猜到了。 
“又是该死的发信器?” 
“是……请你原谅。我这就带您回去。” 
说罢,路尼招呼了一下刚拿药过来的雅柏,接过紫药水给米诺斯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后夸张地眉头大皱道:“这个人伤势比较严重,我先给他简单处理了一下,这就带他到我的诊室去。”虽然雅柏菲卡没见过圣域组给他配的医生,但他当然是放心这个医生的。不,应该说是……他曾经在圣域组时组织给他配的私人医生。今天是一时找不到靠谱的私人医生才打给他的。
 “你开车了吗?”雅柏问“医生”。
 “开了,所以放心交给我吧。”路尼说着架起了米诺斯。雅柏没有上前帮忙,他似乎很忌讳和别人接触。
 目送了米诺斯和路尼一段,雅柏很快钻回房中,锁进门窗后倒头就睡。他已经从大清早熬到了凌晨三点,除了睡觉以外的事都只能在他梦里徜徉了。

评论

热度(8)

  1. 冬葵子橙汁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