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依存症【卡笛】

一只眠:

“笛捷尔。”


“嗯?”


“笛捷尔。”


“我在听。”


“笛捷尔。”


“闭嘴。”


卡路狄亚笑笑。


他有着一颗多事的心脏。


是的。十七岁那年,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他,不再指望在医院草草度日。


没有家庭,没有经济能力的状况也不容许他继续在那种地方挥洒钱财。


于是他不顾医生的反对,离开了医院,决定在难得的自在中与这个世界告别。



他以为这是一次轻松的离别,就像任何时候一样,悄然地,坦然地消失。从他意识到自己的病开始,就料想到了这一天。


只是对这个冰冷的世界说再见而已。


不过意外的是,决定放弃的时候,他竟然开始挣扎,开始…想要留下些什么,带走些什么。


他为这个念头感到可笑。


可是,就这么离开,果然还是不甘心啊…


卡路狄亚清晰地记得那个片段。


被他压的略显凌乱的钴绿色发丝。


抑制着他心口难以忍受的炙热的清凉空气。


以及一个清冷的声音——


“你再等下,快到了。”


那一个瞬间,似乎有某个空缺,被悄然填满。


后来他就睡了。


这一觉他睡得很不安稳,迷蒙中,觉得自己好像被送到了很多地方,身边来过了很多人。


他懒得去管,浑身说不出的疲惫,不同于往常发病的时候,这次周身异常地凉爽舒适,他干脆侧过脑袋继续睡觉。


任人宰割地躺了几天,再次醒来的时候,卡路狄亚只觉得脑子都睡浑了。


之前在他身边争论的人,现在已然消失。


只剩下一个少年,他似乎在看书,钴绿的长发轻柔地搭在病床边沿,一对通透的眼眸恍若紫晶,以及围绕在身边的,莫名熟悉的清凉气息。


——他一定在这很久了。


那少年头也不抬:“起来吃饭。”


“喂,病人刚醒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吗!”


“可是我看你很活跃啊。”


“……”


他突然觉得喉间难以忍受的干涩,也不管桌上的杯子是谁的,拿起来就灌了几口凉水。


“这是正常状况,过一会就好了。”


少年从身边的桌上端起一只盘子,上面干干净净装着饭菜。


卡路狄亚接过,竟然还是热的。


“叫什么名字?”


“卡路狄亚。”


少年流利地在病例卡上记录。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少天,卡路狄亚倒真有些饿了,他意外地没有扒拉饭菜,而是拿起另一个小餐盘上削好的苹果咬了一口。


“我已经可以吃固体食物了吗?”


“你早就睡过了只能输液吃流质食物的那几天了。”


…好吧,看来这一觉睡得挺久的。


“我是笛捷尔。”少年又在病例卡上写着什么,“你能联系上你的家人吗?”


“不能,估计早就觉得我死了吧。”


“……”指间的笔突然一顿,笛捷尔停止了书写,随即转身便要离开,“我去办手续。”


“还有,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陪护。”


卡路狄亚后来才知道,笛捷尔是他的主治医生克雷斯托的学生,他经常会看见这个一丝不苟的少年不理会吵闹的他独自坐在一边看书,而他看的书,无一例外都与医学相关。


——他也知道,笛捷尔盼望着在医学造诣上达到与老师克雷斯托相仿的高度,甚至超越。


至于那天莫名其妙成为了自己的陪护…也许他是想要找只小白鼠练手吧?


总之,病患与陪护的关系一开始,就持续了五年。虽然这段关系在经过了时间的雕琢后开始变得特殊——当然,也许只是卡路狄亚单方面这么以为。


那是因为笛捷尔总是那么淡然。


由于卡路狄亚异常抗拒医院的病房,病情稳定下来之后,笛捷尔便把无家可归的他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卡路狄亚喜动不喜静,笛捷尔恰好相反。不过卡路狄亚却一点也没有为这个感到无趣。


反而,每天看着那张平静的脸上因他而露出嫌弃,愤怒,或者担忧的表情,这也成了卡路狄亚的乐趣。


“昨天放在这的书怎么…不见了?”


“哦那本,早上卖废纸的时候顺手给卖了。”


“……”


“笛捷尔?”


“闭嘴!”


卡路狄亚当然不会真的卖笛捷尔的书,只是想看对方气急败坏却又忍着怒火假装从容的别扭神情而已。


之后他总会悄悄地把那本书塞回笛捷尔的书架。


虽然每次都塞错位置,等他离开书房后,笛捷尔再无奈地把书放回原位。


笛捷尔在一所医学院就读。


卡路狄亚的病情虽然不如从前严重了,不过偶尔也会突然发作。也许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笛捷尔一个人犹豫了一晚上。


显然,卡路狄亚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省心。


“卧槽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就死定了啊啊啊!”


“……”


最后,笛捷尔决定带他去学校。


其实也不是那么怕死啦,卡路狄亚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忙碌了半天终于给卡路狄亚办完了入学手续。回到家,当事人竟然好像没事一样吃着零食看电视。


“哟,回来啦!”


…哟你个头啊!


“饿死了啦,快去给本少削个苹果。”


吃着零食你还饿?!


“要说‘请’。”笛捷尔不紧不慢地拿出一张录取通知,并且作势要撕。


“…请帮我削一个苹果谢谢!!”


然而卡路狄亚腹诽,切,不就是张录取通知,我只想跟着你啊又不是要去读书。


总之,卡路狄亚终于入学了。


让笛捷尔意外的是,他对于上课并不是那么抗拒。


也许是卡路狄亚真的资质过人,虽然之前因为严重的病情而落下半年课,不过经过笛捷尔的恶补,总算还是跟上了进度。


“明天再补啦,本少困了。”


“不行,你缺了那么多课,得在两个月里补回来。”


“补太多会反弹的!又不是补品!!”卡路狄亚扒着书哀嚎。


“唉…”笛捷尔似乎也有些倦了,抬起镜框使劲揉了揉眼睛,“好吧,那今天就到这了,你去睡吧。”


“那你也别太晚。”


“知道了。”


卡路狄亚说罢便回去睡了。


说是回去,不如说是回自己的床铺,他们当然是住在一个寝室。


每次给卡路狄亚开完小灶,笛捷尔都会自己再看一会书。不过每次都会看到凌晨。


今天依旧如此。笛捷尔看书的时候很专注,外界细小的动静他完全察觉不到。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视线突然变得明亮。


“这么暗的地方看书,也不怕眼睛坏掉。”卡路狄亚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身边,摁亮台灯。


“关了吧,省得某些人睡不着明天又要叫困。”笛捷尔扭过头,悄然眨了眨眼。


“别看了,睡觉去。”


“不行,最近感觉有些跟不上了。”


“你会跟不上?骗猪啊?赶紧去洗洗睡,你在这看书我一样睡不着。”


笛捷尔心想是在骗猪没错啊?不过卡路狄亚已经把他的书合上并且不由分说地推他到浴室,也只能无奈地进去洗漱了。


笛捷尔最近总是在看书。卡路狄亚不知道他从前是什么样,至少在遇到他之后,笛捷尔有事没事就会看书,尤其是最近。


而且,书的种类也开始变得单一。


这个笨蛋…


卡路狄亚粗鲁地将那本书往书架里一塞,随后想了想,又抽出来在笛捷尔刚才看的那一页夹上书签塞了回去。



卡路狄亚一直觉得自己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生老病死。这是一个心脏病人无奈的觉悟。


不过或许是从小就知道这个结局,卡路狄亚也没什么心里负担。相比之下,每次他的病突发,却是笛捷尔比他紧张多了。


他没有像之前一样醒来便立即睁眼。而是静静聆听身边传来的细小声响。


他听到轻轻走动的声音,他听到匆匆开窗,又犹豫着关窗的声音,他听到每隔一段时间就出门进门以及瓷制品与木桌碰撞的声音。


他听到最令人心疼的叹息。


在他的床边,有一个干净的身影,钴绿色发丝被束在身后,紫晶般的眼眸并没有凝神,目光涣散,指节分明的手捧着一本书。


“醒了?”


注意到卡路狄亚的视线,笛捷尔依旧没有抬头,提起水杯示意他喝水。


“嗯。”


每次卡路狄亚犯病,笛捷尔都会这样故意避开他的视线,不过今天他意外地没有戴眼镜。


“笛捷尔,给我削个苹果。”


“啊?哦。”


他的手在桌上匆忙地摸索,突然指尖一抬,将一把小刀碰落在地。


“真瞎了呀?”卡路狄亚直接拿着苹果咬了一口,拾起小刀在笛捷尔眼前晃了晃。


这家伙果然满眼睛血丝,有些尴尬地扭过头:“你才瞎了。”


“叫你老是看书,有什么好看的。转过来。”


卡路狄亚让笛捷尔背对着自己坐下,将啃了一半的苹果放在一边。


“闭上眼睛。”


“…哦。”


笛捷尔只觉得一阵温暖。干涩的双眼被温热的手掌贴着,彻骨的疼痛好像减轻了几分。


待他适应了,卡路狄亚才开始接下来的动作。


与他不同的是,卡路狄亚体温偏高,又不烫人,一向粗鲁的卡路狄亚此刻竟然如此温柔地给他的眼睛做着按摩,这让笛捷尔觉得有些诧异。


不过真的好舒服…恍若置身云间,暖融融轻飘飘,令人不想离开。


“笛捷尔。”


“说。”


“笛捷尔。”


“闭嘴…”


卡路狄亚看着笛捷尔一副享受的表情,这家伙竟然舒服的不想说话?这也可以啊!


他看着对方温润的侧脸,难得平服的眉,细腻优雅的眼睫,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笛捷尔,问你个事啊。”有些犹豫地声音从身后响起,“如果有一天你老了,你会做什么?”


“深造医学?”


“不是!”那个声音突然停顿了好久,“我是说…”


“等你到了暮垂之年,看见了自己早晚要到达的尽头,等你忙碌的一生即将终止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想些什么?”




许久的沉默。各自无话。


他无法回答。


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几乎要融入平和安然的空气中,不过卡路狄亚知道,他一直在那里。


“我就随便问问,别钻牛角尖。”


卡路狄亚揉了揉对方柔软的长发。




那天之后,笛捷尔变得不爱交流,与卡路狄亚的对话也减了许多。


周身的清凉气息化作了无形的屏障,隐约的距离感将他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几乎将自己埋在了书里,除了照顾卡路狄亚,他整天都在看书,到后来竟然连近在咫尺的事物都看不真切。


只是卡路狄亚注意到,他注视着书中的文字时,时常隔了好久都没有翻页。


从那天之后,卡路狄亚的病情也开始恶化,不过比起自己的病情,他更关心每次坐在自己床边的笛捷尔,他脸上的疲惫,愈加难以掩饰。




“笛捷尔。”


卡路狄亚啃了一口苹果。


“嗯?”


笛捷尔从书中抬起涣散的目光。


“笛捷尔。”


也许从那天开始,他再也没有让笛捷尔给他削过苹果。


“说话。”


细边的眼镜被抬高,指节分明的手指揉了揉泛酸的眼。


“笛捷尔。”


卡路狄亚如往常一般摘去了那架眼镜。


“到底怎么了?”


那对通透的眼眸中,此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没,就想多叫叫你。”


卡路狄亚明朗地一笑。


“……闭嘴。”


他注意到,笛捷尔的眼眶有些泛红。






等你到了暮垂之年,看见了自己早晚要到达的尽头,等你忙碌的一生即将终止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想些什么?




死亡,从来都不令人畏惧。


只是……




简陋的石碑上,细腻的笔迹雕刻着一行字。


在一片宁静之中,在时间之外,它立在那里,却丝毫不显得突兀。


清凉的气息萦绕在周围。


冰雪般苍白的发丝垂落在地上,有一个人影静静坐着,指节分明的手捧着一本书,他仿佛已经在那很久了。


明艳的阳光下,隐约有一个少年倚靠在那人肩头,明朗而凌乱的卷发随意散落在他单薄的身上。




“笛捷尔。”


“嗯?”


“笛捷尔。”


“我在听。”


“笛捷尔。”


“…闭嘴。”




-Fin-




时间轴很混乱,要是有人看的话还请多包涵!

评论

热度(25)

  1. 冬葵子一只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