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笛子卡路相性100问(上)

silverpurple:

突然无聊到想要整个这玩意。第一次写没经验,请多包涵。


后半部分无论如何也会抽空填完的。




笛子卡路相性100问


 


Cp:笛捷尔X卡路迪亚


 


友情主持:卡妙、米罗


 


米:嗳~~~没想到竟然会有我俩主持这套问卷的一天。


妙:而且采访对象还是我们的前辈。


米:回想从前,都是我俩被问,我比较大胆,但妙妙通常就不那么放得开,尤其后面某些题目,妙妙害羞了经常把我冻成冰蝎子呢。然后大家就比较喜欢看妙妙害羞和我被冻成冰蝎子,于是我俩被迫做了无数次……多少次来着,妙妙?


妙:这次又不采访你,啰嗦这些做什么。另外订正一句:我从来不会因为这种无聊的问题害羞,也不喜欢冰蝎子。


米:妙妙不喜欢……我?


妙:我喜欢活蹦乱跳的蝎子。


米:妙妙~~~~~~乀(ˉεˉ乀) 


 


卡:所以可以开始了吗?本少手指都发痒了。


笛:后辈们果然青出于蓝(推眼镜)


 


 


1 あなたの名前を教えてください?(请告知你的名字)


 


笛:笛捷尔。


卡:不是弗朗索瓦·奥古斯特·让-皮耶尔·德·笛捷尔伯爵二世之类的吗?


米:前辈你的记性那么好°(°ˊДˋ°) ° 


笛:小时候我逼他背出来的。背一遍给一只苹果。


妙:为何要卡路前辈背这个?


笛:夫家的姓名总要记得。


米、妙(点头):前辈果然深谋远虑


笛:他叫卡路迪亚。这个名字很美,很哀伤,适合他。


卡:其实就是医生给本少看病,看烦了取的。



2 年齢は?(年龄是?) 


 


卡:22岁。


笛:一样。


卡:可恶的笛子仗着比本少大半年多,经常对本少管头管脚。


笛:谁叫你老要人操心?我最满意的是,咱俩虽不同日生,然而同日死。


卡:哼!你还跟瑟拉菲娜小姐同日死咧!


米、妙:来了!卡路前辈的怨念。

3 性别は?(性别是?) 


 


卡:什么眼力啊!本少杠杠一爷们!


笛:我要补充的是,虽然我水瓶门下尽是容姿清丽之辈,然而我们的内心也是杠杠的爷们。后辈,这点你一定要自信!


妙:是!谨遵前辈教导!


米:为什么看着我!




4贵方の性格は?(你的性格是?) 


卡:嗯~~~热血、冲动、活得畅快淋漓、一天不跑路不舒服斯基?


笛:理智、知性。和这只行动做事大脑的蝎子不同,我比较冷静吧!


卡:谁行动不经大脑了!


笛:你啊!当我谨慎思考的时候,是谁经常说“想想想想个P啊老子先上了再说!”——这不是不经大脑是什么?


卡:……


 


5 相手の性格は?(对方的性格是?) 


 


笛:热血、冲动、做事不经大脑。


卡:磨唧、假正经、爱说教、花心大萝卜!


笛:这么一说,我俩性格挺合拍的。


妙:何以见得?


笛:圣域有种说法:笛捷尔是卡路迪亚的“镇静剂”,这个说法语带双关,既指生理上的、也指心理上的,不管怎么说,只有我能镇住他。


米:前辈你好衰哦!被笛捷尔前辈完胜耶!丢我们蝎子家族的脸!


卡:我哪里……!(脸气得发红)




6 二人の出会いはいつ?どこで?(二人什麽时候见到的?在哪裏?)


 


卡:(还在生气,扭头不回答)


笛(推眼镜):圣域,教皇厅,他发病了。教皇请我去医治。


妙:第一眼就看到了卡路前辈脆弱的样子,嗯……


米:妙妙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我很帅吧!


妙:我怎么记得好像是打不过阿鲁迪巴,在哭?


米:……


 

7 相手の第一印象は?(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笛(推眼镜):客观描述的话:脸色发红、身体发烫,很痛苦地躺着,扭动着身体……


妙:然后卡路前辈发病时痛苦的样子引起了笛捷尔前辈的怜爱之情?


笛:那时候太小了,谈不上怜爱。但是同样的模样看了五年后……


米:五年后?


笛:就觉得超可爱、很性感。


卡:我呸!


米:前辈不要任性,那你也来说说对笛子前辈的印象?


卡:…………天、天、天使?


米、妙:(扶额)


卡:他治好了我的病嘛。


 



8 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好き?(喜欢对方的哪裏?)


 


卡(抢答):本少一点也不喜欢这只瓶子!


笛(推眼镜):很多:性感、可爱、别扭,床上的模样最让人心动哦~~~~

9 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嫌い?(讨厌对方的哪裏?)


 


卡(抢答):全部都讨厌!


笛(认真):不够爱惜自己,战斗时经常冲动地跳到前面。口是心非。


妙:最后一句说到点子上。

10 贵方と相手の相性はいいと思う?(觉得你和对方的相性如何?) 


卡(继续抢答):很差。我和这只瓶子从头到脚都不合适。


米:那你们今天为什么来做这个问卷?


妙:这是相性问卷,卡路前辈,说明你俩有夫妻相。


卡:他官方的夫妻相不是瑟拉菲娜小姐吗?


笛:什么叫官方?


卡:就是那个叫……手代木的作者?


笛:说得好。让我们来看看(翻漫画第100回)这里的彩图记录了以下篇章官推的CP,后辈,你们来念念


米、妙,凑过去看,念:水瓶座X天蝎座,梦之共斗……


米:哇~~~~好棒啊!我也想跟妙妙梦之共斗!


妙:还标明了CP方向……


卡:那个不算!


米:什么不算?


卡:方、方向什么的,再怎么也是天蝎座X水瓶座!


米:前辈说得好!


笛(微笑):无所谓啦,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



11 相手のことを何で呼んでる?(怎麽称呼对方的?) 


卡:臭瓶子、书呆、笛捷尔。


笛:笨蝎子、卡路迪亚。


妙:就像小孩子斗嘴一样。


米:你们可以不要互相拆台吗?学学我叫得多么亲切:妙妙~~~~


笛:你们不懂,真正的青梅竹马都是斗嘴斗成夫妻的,越吵心里越是满满的爱……


 


12 相手に何て呼ばれたい?(希望对方怎麽叫你?) 


 


卡:对本少放尊重点。卡路迪亚大人什么的。


笛:笛捷尔就好。




13 相手を动物に例えたら何?(如果把对方比做动物的话是什麽?) 


 


笛:这不用想了吧。猪突猛进、毛毛躁躁的蝎子一只。


卡:瓶子不是动物。那这家伙,天鹅吧……(嘲笑)


妙(想到可爱的徒弟)呃,为何要用天鹅?难道是因为卡路前辈心目中的笛子前辈很高贵很美丽?


卡(抱胸):装比丽缇啊!

14 相手にプレゼントをあげるとしたら何をあげる?(如果送对方礼物会送什麽?) 


笛:苹果吧。他爱吃,对他身体也好。


卡:书?虽然本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样的书,但买书肯定不会错。




15 プレゼントをもらうとしたら何がほしい?(希望得到什麽礼物呢?) 


笛:书就好。配他自己更美味。


卡:给我一框大苹果,每天一个医生远离我!(说医生的时候斜眼看某人)


米:我是真没想到前辈那么讨厌笛捷尔前辈。


妙:他和你不一样。


米:唉?人人都说我像前辈啊!


妙:卡路前辈那个叫真正的 傲 娇 !


 


16 相手に対して不満はある?それはどんなこと?(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什麽?) 


 


卡(好像等了很久的样子):有啊有啊各种对本少管头管脚经常推眼镜卖弄学问装比丽缇假正经爱说教做事情磨磨唧唧风流花心绯闻对象爆多那个什么外传里就有四个女人围着他转啊从老到小从有钱贵妇到可爱女仆到闺阁小姐然而本少打酱油出场却只有一个痛苦得要命的镜头老是说什么为了约定而战实际上总是为了他那些基友和女友自己去送死不顾本少的心情……


妙:………………卡路前辈的怨念好像很大呢。


米:呵呵,看来笛捷尔前辈跟妙妙你一样,也有一堆青梅竹马好基友要关照。我理解卡路前辈的心情。


笛:我不想辩解什么。不管我有多少青梅竹马,我只爱过卡路迪亚。




17 贵方の癖って何?(你有什麽毛病?) 


 笛:就是他上面说的这些。让卡路迪亚不安是我最后悔的过错。不过卡路,你要是也能够正视你的毛病,体会每次发病时我的心情就好了。


卡:……(低头摆弄头盔上的蝎子尾巴,不知为何有点脸红)

18 相手の癖って何?(对方有什麽毛病?) 


略过

19 相手のすること(癖など)でされて嫌なことは?(讨厌对方做什麽?) 
略过



20 贵方のすること(癖など)で相手が怒ることは何?(你做了什麽对方会生气?)


略过

21 二人はどこまでの関系?(两人的关系到什麽程度了?) 


米:这题我喜欢。两位前辈要诚实地回答哦,到什么程度啦?


妙:你为何两眼发亮。


笛(认真):卡路迪亚,我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卡:上过床了?你们是指这个?(一脸坦然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我和笛捷尔14岁就上床了。


米:前辈竟然比我还……痛快。


 


22 二人の初デートはどこ?(二人初次约会是在哪裏?) 


 


卡:约会?是指我和他出去玩?(想了半天)早忘了!本少带这只瓶子去的地方不要太多!没有本少勤快地带他出去玩,这家伙早就变成宅瓶一只了!


笛(温柔笑):是。卡路迪亚会带我去各种有趣的地方,再也没有比他更好的旅伴了!


妙:前辈我看你去哪儿约会无所谓,关键是和卡路前辈约会吧!

23 その时の二人の雰囲気は?(那个时候两人是什麽气氛?) 


 


卡:本少好心带这只瓶子去玩,怎么会不开心!


笛(温柔笑):无论哪次都超开心!所以后来我做教皇助理工作比较忙,卡路迪亚闲得无聊只好带女神大人溜出去玩,我知道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很嫉妒的!


卡:啊!我说你怎么跟希绪一条战线,各种唠叨我!

24 その时どこまで进んだ?(那时进展到了哪裏?)


 


笛:进展是慢慢来的。10岁左右就是到处玩耍、打打闹闹;12岁牵手;13岁亲吻;14岁就可以幕天席地互相用手爱抚;15岁就……


米、妙:哇~~~~~~~~


卡:你们两个脸为什么这么红?


米:前辈你、你们是伊甸园的亚当和夏娃吗?


妙:虽然很缺乏常识,然而莫名有种……真正的青梅竹马的感觉。 

25 よく行くデートスポットは?(经常去的约会地点是?) 


 


卡:海边!我最喜欢爱琴海中的各种小岛!


笛:同感!没什么人打扰,我和他可以玩得很尽兴。以前我们偶尔也会以野外训练为名找个小岛住上几天。白天一起训练、抓野味摘果子吃,晚上就可以尽情地做!在靠近赤道的岛上卡路迪亚热起来干脆不穿衣服,裸体奔跑,我给他画过画像哦!


米:(听得直流口水)我怎么没有想到!呐、妙妙!下次我们也来一次好不好!


妙:求观摩前辈大作。

26 相手の诞生日。どう演出する?(对方的生日,会怎麽庆祝?) 


 


笛:特地从布鲁格勒德请假回圣域,陪他过生日,满足他提出的各种愿望。


米:包括卡路前辈要在上面的愿望?


笛:这个本来我就没有太多禁忌。他在上在下都很性感。当然我干他的时候更爽一点。


卡:笛捷尔的生日是大冬天,他那群青梅竹马各种麻烦,开生日派对啊舞会什么的,所以我总是躲在屋顶上等舞会结束,笛捷尔溜出来和我一起度过只有我们两人的生日。


妙:看到笛子前辈和太太小姐们跳舞,卡路前辈不会吃醋吗?


卡(得意):这只瓶子的生日吻本少早就预订了!那天只许和本少一个人亲!




27 告白はどちらから?(告白的是哪方?) 


 


卡:记不得了。不知何时起就和这只瓶子……


笛:我也不知道。这很重要吗?不过(坏笑),卡路迪亚需要我时刻用行动告诉他我爱他呢~~~~不一直这样告白的话就会很不安。


卡:因为你太花心了!像本少,就是一心一意坚定不移的好男人!

28 相手のことを、どれくらい好き?(对对方喜欢到什麽程度呢?) 


卡:从一开始,我的生命就是和他连在一起的。不过他对我来说并不是救命恩人,为了报恩而去爱一个人也绝非本少的哲学。总之,在我不长的生命里,和笛捷尔一起生、一起死,我不后悔。


笛:水瓶座的冻气和天蝎座的烈焰之心,将我和他联结在一起。对此我感谢雅典娜女神。尽管我生命中有很多与之约定的朋友,然而卡路迪亚是我唯一同生共死的爱人。就是这样。


米:妙妙,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感动……


妙:你只要记得我对你也是同样的心意。


 



29 では、爱してる?(那麽、是爱吗?) 


米妙:已经不用问了。



30 言われると弱い相手の一言は?(对方说了就没办法了的话是?) 


笛:这个我要发言!卡路迪亚说心口痛的时候!我恨不得马上飞到他身边!


卡:骗人!你什么时候这样了!外传那次?还有那个鱿鱼过冰战士考核那次?瑟拉菲娜小姐生病那次?


笛:我表面冷静,实则心急如焚嘛。但是卡路,我相信你是很强的黄金圣斗士,而并非需要我保护的弱者,所以我相信你会坚持等我回来,事实上每次你不是都等到我回来了吗?


米(惊)笛捷尔前辈的花言巧语好厉害


妙:我怎么没有继承这种技能。


卡:现在你们知道了吧,每次我那种shit!的心情……


 


31 相手に浮気の疑惑が! どうする?(有怀疑对方见异思迁吗。怎麽办?) 


 


卡:值得怀疑的太多,本少已经自动忽略了。


笛:卡路你就是对我缺乏信任(失望)


米:卡路前辈就没有让笛捷尔前辈怀疑的时候?


笛:怎么可能没有?他和马尼戈特不告而别出去玩一个月的时候!他发现德弗特洛斯的存在天天找那个双子座弟弟去打架的时候!他突然兴起溜去南美洲卡鲁贝拉的酒馆喝酒的时候!他跟雷古勒斯情投意合竞技场打得high翻的时候!


妙:我发现一个特点:笛子前辈的桃花都是女性,卡路前辈都是男性。


笛:还有最严重的!他老是拐带女神出去玩!希绪弗斯称之为“私奔”!


米、妙:这……确实很严重。


 


32 浮気を许せる?(能容许见异思迁吗?) 


 


卡:要本少说真话吗?本少早就想让那个鱿鱼、还有那些女人尝尝猩红毒针的味道!


米:前辈,我们星座的大招不是为了嫉妒而发的啊!


卡:那你为什么扎那个叫冰河的那么多针?


米:……


妙:自己挖坑了吧?笛捷尔前辈呢?


笛(推眼镜):……冷静!贯彻冷酷!发动我智慧的大脑,把那些可疑对象全部驱除!


妙:……

33 相手がデートに1时间遅れた! どうする?(约会时对方迟到一个小时,怎麽办?) 


 


笛:卡路迪亚的话,要看什么事情。约他出去玩肯定不会迟到。约他上教皇厅开会和学习……还是我去天蝎宫揪他起来吧。


卡:笛捷尔这个老古板,基本上是严守时刻的。反过来别人迟到就会被他唠唠叨叨说教一番,这点简直跟教皇那个老头子一样!

34 相手の身体の一部で一番好きなのはどこ?(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裏?) 


笛(推眼镜,把卡路子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一字一句地说):全、身、都、喜、欢。卡路迪亚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美好,没有一处不性感。


妙:前辈你不要给我们水瓶座加上色老头的人设啊!


笛:我只是实话实说。


米:可以理解吧,同为天蝎座的我,相信前辈确实有这样的魅力。


卡:(骄傲)本少当然帅气、性感!这只瓶子也是合本少口味的美人!本少最喜欢他的眼睛!


 



35 相手の色っぽい仕种ってどんなの?(对方什麽样子最性感?)


 


笛:太多了,数不胜数。真要说的话,发病的时候,脸红红的躺在床上一面喘息一面拉衬衫(因为觉得热)


米:然后前辈你就趁人之危?


笛:我可是称职的医生,很冷静地用冻气为他治疗。其他事情等他好了以后再说。


卡:不过好像从15岁开始,我发病发得少了,就算发作也比较容易控制?


笛:然后往往我给你治疗了一半,你就握着我的手乱摸不该摸的地方。


妙:什么是不该摸的地方?


卡:小孩子不要知道那么多! 

36 二人でいてドキっとするのはどんな时?(二人什麽时候会觉得紧张?)


 


卡:他认真看书的时候,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我会很紧张耶!然后就会莫名其妙跟他越凑越近。


笛:那是因为他闭起眼睛,嘴唇微翘的样子叫人心跳加快。我往往稀里糊涂就亲上去了。


米:然后稀里糊涂就做了。


妙:这要是旁边有人怎么办。 

37 相手に嘘をつける? 嘘はうまい?(有对对方说谎吗?擅长说谎吗?) 


 


卡:笛捷尔说谎不打草稿,还有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特别爱听。


笛:卡路迪亚只要能出去玩,各种忽悠人,不过通常让我一眼就看穿了。


卡:放p!你那些花言巧语能瞒得过本少吗?


笛:你哪次说谎能骗得过我十秒钟的?


米妙:所以前辈们只有在彼此面前是诚实的。

38 何をしている时が一番幸せ?(什麽时候觉得最幸福?) 


 


笛:难得的休假日。在水瓶宫的花园里泡一壶茶,拿一本书,抚摸着躺在膝盖上睡觉的卡路迪亚的头发看书的时候。


米:说得好像撸猫一样。


卡:笛捷尔肯跟我出去玩的时候,拉着他到处撒野!


妙:所以这是溜猫?

39ケンカをしたことがある?(有吵过架吗?)


 


卡:各种大吵小吵,唠叨的瓶子什么时候都要对本少管头管脚。


笛:所以是太叫人操心的你的错。


卡:呐尼!


…………


米:你看,这不就开始了。

40どんなケンカをするの?(是怎麽样的吵架呢?) 


妙:正在亲身示范中。

41どうやって仲直りするの?(怎麽样和好呢?)
笛子:突然抱住卡路,吻住嘴唇。


卡路:愣了一下,还是放弃扭打,抬起双臂热情地回吻。


 


米:好羡慕哦,妙妙你都不跟我吵架//(ㄒoㄒ)// 



42 生まれ変わっても恋人になりたい?(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


 


笛:我不相信来生。今生能和他成为恋人,就要好好相爱,不留悔恨。


卡:下辈子的事下辈子再考虑,这辈子笛捷尔只能属于我卡路迪亚一个人!



43 「爱されているなぁ」と感じるのはどんな时?(觉得「我是被爱著的」是什麽时候?) 


 


卡:他的冻气灌注进我的胸膛,把我从烈焰地狱救回来的时候。


米:好实用的爱*^ο^* 


卡:那时候超感激的!啊~~好舒服!好爽啊!还是我老婆最好!


笛:什么?


卡:还是我医生最好!


笛:我的话,前面卡路迪亚说的生日在屋顶上等我那件事。我的工作比较多,平常卡路迪亚等我的情况也很多,总是让他等我觉得很抱歉,然而忙完了跑出去看到他啃着苹果靠在柱子上的身影,真的有种,内心一下子被填满的感觉。


米:水瓶啊水瓶,为什么你总是让天蝎等……


妙:你说什么?


米:没啥。

44 「もしかして爱されていないんじゃ……」と感じるのはどんな时?(觉得「难道不爱我吗……」是什麽时候?)


 


卡:当然是他被各种女人环绕的时候,比如外传那四个女人。


笛:你到底要纠结那个外传多久?说了我只爱你。


妙:笛捷尔前辈会有危机感的时候吗?


笛:我信任卡路迪亚,倒不担心他见异思迁什么的。我害怕的是他找到了什么值得他燃烧心脏的对象,然后就……丢下我,义无反顾地朝着死亡而去了。


米:这确实,比见异思迁更令人绝望。

45 贵方の爱の表现方法はどんなの?(你的爱的表现方法是?)


笛:用冻气小宇宙和他灼热的小宇宙相融,让他感受到我的存在,他和我在一起,我们合二为一,活生生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卡:做爱的时候让他进入我的身体,双手按在我的胸口感觉到我的心脏在跳动,告诉他我不会离开他,我们还要一起战斗,一起走很长的路。


米:虽然我很感动,但……一言蔽之,都是在床上?

46 相手に似合う花は?(和对方像的花是?) 


 


卡:笛捷尔的话,百合花?


笛:卡路迪亚给人的感觉就是业火红莲。


米:这回答水准高。比什么冰花、火花好。


妙:你在吐槽什么。

47 二人の间に隠し事はある?(二人之间有隐瞒的事吗?) 


 


笛:再好的朋友或者恋人,互相隐瞒的事总有的吧,例如我作为教皇助手,掌握了很多圣域的秘密,对卡路迪亚也是不能告诉的。


卡:只要他爱上了别的什么人、别瞒着我就行了。


笛:你这个玩笑开得不高明。也许我会瞒着你准备我俩的婚礼,然后给你一个惊喜。




48 贵方のコンプレックスは何?(你的情结是?) 


 


卡:水瓶座多少都有点“旧友情结”。


笛:天蝎座总是念叨什么“燃烧我的心脏”,实际上就是寻死的情结吧。


米:前辈别冤枉啊我可没有这种情结!


卡:所以你练不成安达里士·炙炎。


妙:米罗不需要练那个,我不在意他是不是最强的黄金圣斗士。


米:妙妙……




49 二人の仲は周りの人に公认? 极秘?(二人的关系是周围的人公认的?还是机密?) 


 


卡:没有刻意公开过。


笛:不过大家都是知道的吧。


米:历来圣域都是男人,对这种关系也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妙:他们一对对的管自己都来不及,管我们做什么。


 


 


50 二人の爱は永远だと思う?(认为二人的爱会持续永远吗?)


 


笛:只要我活着。


卡:到我的心脏燃烧的最后一刻。


米:其实前辈你们死了也在一起的吧。


妙:我第一次知道冰柩还能派那个用处,服了!


米:妙妙,等我们七老八十快要死的时候,也……


妙:嗯!



评论

热度(57)

  1. 冬葵子silverpurp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