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迦楼罗的婚礼

summery:

“你要出嫁了啊,拜奥雷特。”优雅华贵的女子束起拜奥雷特的长发,纤细修长的手指划过对方如瀑的黑发,潘多拉轻笑,“没想到我们冥王军里最骄傲的战将就要放下武器,洗手作羹汤了呢。”

“潘多拉大人……”拜奥雷特显得有些窘迫,她看了看自己穿上的白色婚纱,有些不习惯。“只要战场需要我,我依然会毫不犹豫出战的……”

“得了吧,”潘多拉为她别好最后的头饰,带上头纱,“都嫁人了,冥王军还不至于缺人到让你以后怀孕的时候还出战的地步——”

“果然还是做不习惯这种事……”看着被别歪的飞鸟头饰,潘多拉皱眉,“帕蒂塔告诉我就是这么别的啊……”

拜奥雷特看了看镜子,的确,头顶那个展翅欲飞的迦楼罗发饰歪到了一边。

她三下五除二扯了头纱,散开自己的长发拿下发饰,随手别在额发旁,“这样不就行了?”

“新娘的发饰都被你打乱了!”潘多拉看着拜奥雷特的举动无奈道,“不过倒真像是你的作风。”

拜奥雷特起身,长长的拖尾婚纱差点把她绊了一跤,“我说,这身衣服比我的冥衣还麻烦。”

“你和艾亚哥斯还真是天设地造的一对,”门外温柔漂亮的女子走了进来,眼神尽是笑意,“艾亚哥斯刚才穿西服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你们俩不会真以为结婚穿一身冥衣就可以吧?”

“你不是去艾亚那边帮忙了吗,帕蒂塔?”潘多拉整整拜奥雷特的衣裙,扭头问道。

“拉达曼提斯对这方面的礼仪了解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帕蒂塔的口吻带上了吃惊,“他真是个天生的绅士。我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要插手的地方。”

天设地造?

拜奥雷特盯着镜子里娉娉婷婷的女子,简直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镶着黑曜石的纯白婚纱包裹着她平时隐藏在冥衣下的身躯,被妆点过的嘴唇嫣红如冥河旁肆意生长的曼珠沙华,墨黑的眼眸映照出她在镜中的模样。

她提了提婚纱的裙摆,穿上那双深紫色缀花的高跟鞋——据说是圣域雅典娜特意送的礼物,穿上能比艾亚哥斯高半个头的存

在。

还半个小时,自己就要嫁给艾亚哥斯大人了?

拜奥雷特突然有些坐立难安——这一切发生的就像一场梦,前一刻她还在战场上拼杀被命运所判决,后一秒她便换上了婚裙坐在梳妆台前等着幸福的钟声敲响。

回忆起几天前艾亚哥斯的那场求婚,就算淡然如她,脸上也多了一抹飞霞。

三天前,冥界议会。

“我们已经正式同圣域签署和平协议……”死神达那都斯大人的声音在聚满了魔星的会议室里回荡,一旁金发的睡神扶着额头,十有八九是睡着了。

潘多拉大人倒是看上去很认真,但是桌子底下的手已经和帕蒂塔牵到了一起去,米诺斯大人则是一如既往地玩着手里的傀儡线,七扭八扭成玫瑰花的形状,场上唯一认真听讲的也不过有拉达曼提斯大人,还有巴连达因,路尼和碧亚克他们几个了。

至于自己的那位上司——拜奥雷特微微偏了偏头,艾亚哥斯盯着她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弄的她颇有些不自在。

“接下来,有请圣域代表,射手座的希绪弗斯前来发表正式停战宣言——”

……嗯居然请了圣域代表亲自过来……

艾亚哥斯被那句话吸引了一下注意力,继续盯着拜奥雷特看。

不愧是我的左翼,连背影都那么……

等会。

希绪弗斯?

那只不好好带小孩子还坑了自己和拜奥雷特的炸鸡翅膀?

“希绪弗斯在哪里!出来!”艾亚哥斯突然反应过来,一只脚踏上面前的桌子,“我要和你单挑!”

一片寂静。

拜奥雷特依稀能看到潘多拉几欲凸起的额头青筋。

艾亚哥斯大人又做蠢事了……

她习惯性的想要站起来和艾亚哥斯大人一起领受潘多拉大人的惩罚,却被前方温温润润的声音阻断了行动。

“所谓一笑泯恩仇,之前的事情也都是过去式了,”希绪弗斯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颔首看向处于炸毛状态的艾亚哥斯,“很荣幸和你交手,艾亚哥斯。”

“以及那边的天孤星拜奥雷特,我替雷古向你问好,他还是个孩子,希望你不要太介意他之前的举动……”说着,希绪弗斯又望向了远处黑发黑甲的女性,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

之前没仔细看,现在这样一看,冥王军里拜奥雷特长得还是挺标致的,怪不得雷古后来好几次和他提起拜奥雷特。

看什么看。

有什么好看的。

艾亚哥斯盯着希绪弗斯的眼神充满了不满,我家的拜奥你看什么看!再看我们出去再打一架!

但是碍于冥界的面子,他还是收起了踏在桌子上的脚,敷衍性的点点头,“是我冒失了。”

想起面前希绪弗斯和那个乳臭未干的狮子座给自己和拜奥带来的伤害,艾亚哥斯又不甘心。

“我说,射手座,你说要向我尊贵的左翼道歉?”挑眉,希绪弗斯你还真当我好含糊过去?

“的确,对拜奥雷特小姐…”笑容无懈可击,艾亚哥斯你有点限度,弄的像之前的事你一点责任都没有似的!

“那么,射手座大人要不要做一些补偿给我和我的左翼呢?”怎么说也得交点东西过来做补偿吧?

“只要是我力所能及并且不背叛女神的范围,我希绪弗斯一定会竭尽所能。”这样总可以了吧?艾亚哥斯你给我记着!

“那么,射手座大人介不介意做我和我的左翼拜奥雷特的证婚人呢?”

满堂皆惊。

“可是,据我所知,似乎艾亚哥斯你和拜奥雷特小姐并没有婚约?”

“哦,是吗?”艾亚哥斯嘴角扯出一个大大的弧度,“那我现场立一个就是了!”

“米诺斯,花。”

“喏,给你。”在一旁懒洋洋摆弄着傀儡线的狮鹫从桌底抽出一把玫瑰,甩给他,”新鲜无毒的,还是对面这家伙战友家里早上刚采过来的,这人情你回头记得还我。”

艾亚哥斯放下头盔,捧着那一束殷红如烈焰的玫瑰单膝跪地,平素桀骜不驯的眼里只容纳下了眼前长发飘扬,尚自穿着战衣的女性。

“我的左翼,拜奥雷特,你愿意嫁给我吗?”

而此时的拜奥雷特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突如其来的转折。

这件事其实意味着很多很多。

比如同僚对她的态度,艾亚哥斯以后将会和她的关系的变化,以及...她的未来。

拜奥雷特的理智告诉她,她需要考虑。

而她与生具来的感性和野性给她的答案,早已浮现在心底,呼之欲出——

“我愿意。”

她接过了艾亚哥斯的玫瑰。

拉达曼提斯在鼓掌。路尼在微笑。潘多拉惊讶,然后发言祝福。

希绪弗斯觉得,冥界的画风变化太快他果然接受不能。

“快点快点,新娘子准备好了吗?”门外有催促声。

“去吧,拜奥雷特。”潘多拉难得的露出了和她年龄般配的少女笑容,“出嫁是一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

拜奥雷特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提起自己长长的裙摆,踏出门外。

与此同时。

“为什么拜姐要嫁给那只乌鸦!”小狮子雷古瘪着嘴,“一点都不般配!”

雷古的御姐控到底是谁培养的。

看了一眼和让叶交谈甚欢的史昂,希绪弗斯懂了。

“以后少和史昂混在一起。”

“啊?叔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希绪弗斯咳了咳,“雷古,你听说过抢亲吗?”

“听说过,让叶姐姐以前和我说过,”雷古鲁斯突然两眼放光,“对啊!我可以去抢亲!”

希绪弗斯整了整西服的衣领,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温柔笑容,“雷古你真的打算这么做?”

“当然!怎么能让拜姐嫁给那个杂毛鸟!”

“来,雷古你过来……”

叽咕叽咕了一会,希绪弗斯满意的看着两眼放光的雷古鲁斯,不露声色的笑——艾亚哥斯你给我等着吧。

不愧是圣域的政委。

而另一边忙东忙西的艾亚哥斯还未曾考虑过自己惹出的是非。

“拉达你说我穿这身会不会显得太奇怪了。”

“不会。”金发连眉的男人正在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领结,头也不回。

“米诺斯你说我一会和拜奥婚礼的时候她会不会突然不同意了?”

“艾亚你还真是对自己没自信。”穿着一身纯白西服的狮鹫一如既往的毒舌。

“哦对了,还有……”

“啧看不出来艾亚你还有婚前恐惧症,”米诺斯邓摇状,“我怎么觉得是拜奥雷特娶你呢?瞧你一副小媳妇样。”

“附议。”拉达曼提斯整理好了着装,看着原地踱步半天的艾亚哥斯,“你放心好了,怎么说你也是三巨头之一,冥界操办圣域主持的婚礼怎么可能会出岔子。”

“那我可以出去见拜奥雷特了吗!”

“不可以。”米诺斯慢悠悠道,“新郎和新娘在婚礼之前不许见面。”

“那你和伴娘怎么就可以——”艾亚哥斯不满,“等会,伴娘是谁?你到现在都还没给我看到影子呢!”

“严格的来说,我是伴郎。”推门而入的湖蓝色长发男子轻笑,“双鱼座的雅柏菲卡。”

不是说双鱼座的那个圣斗士清冷孤高在圣域呆着一门不出二门不迈吗?艾亚哥斯小宇宙传话给米诺斯。

人都到我的地盘走一遭了,你觉得我情商和你一样低下到放着看上的人放了十几年都不追的地步吗?米诺斯翻白眼,小宇宙传话回去。

“那伴娘怎么办?”拉达曼提斯皱眉,“传统还是不要违背比较好……”

“简单简单!让米诺斯穿裙子做伴娘不就行了!”刚刚被狮鹫兽鄙视的艾亚找到了报仇的机会,“双鱼座,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挺好。”雅柏菲卡环手抱在胸前,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映衬的眼角的泪痣越发吸引人,“米诺斯,去换伴娘的衣服。”

艾亚哥斯你等着遭报应吧!

恶狠狠的发了一条小宇宙过去,米诺斯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美人,心知躲是躲不掉的,拉着拉达进了内间去找他穿的下的女装。

哼哼哼敢嘲笑小爷我。——艾亚哥斯。

艾亚哥斯一张大写的得意脸真是看了都欠揍。——米诺斯。

没事要相信天道好轮回。——拉达曼提斯。

“新人要入场了,拜奥雷特,你准备好了吗?”帕蒂塔托着拜奥雷特的裙摆,“真是,这个点了,伴郎和伴娘怎么还没来?”

拜奥雷特无声的点了点头。

“抱歉来晚了。”穿着浅灰色西装的蓝发男人匆匆赶来,“伴娘不是很合作,所以耽误了些时间——”

雅柏菲卡侧身露出在他身后咬牙切齿穿着深紫长裙的银发美人。

好像,有点眼熟?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来自圣域的双鱼座雅柏菲卡,至于这位伴娘,我想你们冥界的人应该都认识,”雅柏菲卡笑容狡猾,“冥界三巨头之一,天贵星的狮鹫兽米诺斯。”

米诺斯?

拜奥雷特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装束和妆容,终于还是没忍住笑意“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笑吧笑吧。

米诺斯摆出一副听天由命的表情,反正今天这个丑他注定是要在全冥界前面出了。

“拜奥……?”

艾亚哥斯从雅柏菲卡和米诺斯身后走近,看着面前穿着婚纱的黑发女子停住了脚步,愣愣的盯住了对方。

说实话,他从来没见过拜奥雷特除了平时便装的一身紧身衣和天孤星冥衣以外的任何装束,也从未见过拜奥雷特的半点妆容。

然而,在他面前伫立的拜奥雷特,有一种连冥王的画笔都描绘不出的美。

乌色长发随意散落在皎白如月光的婚纱背后,宝石与纯金制成的迦楼罗鸟停留在她的发端,浓如墨色的眼里犹自透着夺目如星辰的光,微红的唇边笑意还未完全褪去,蓬起的裙摆上零零星星点缀的水晶一颗颗反射着光芒,耀眼的如同银河倾泻而下。

那是他的拜奥雷特,属于艾亚哥斯的,独一无二的左翼。

不,是独一无二,不可或缺的另一半翅膀。

拜奥雷特也静静凝视着在她眼前驻足的艾亚哥斯。

她是谁?是战士。

是天雄星艾亚哥斯麾下最骄傲,最强的战士。

与此同时,她也是一个深爱艾亚哥斯的女孩子。

只不过更多时候,她将自己的第二面隐藏了起来,深埋于心底,直到在某一次拼尽全力的战斗里,吐露了自己的心声,然后……

然后,居然能等到这一天。

艾亚哥斯微笑着凝视她,她突然就红了眼眶。

她和他,走到这一步,用尽了多少光阴?

午后迎面的阳光真刺眼,刺的她眼睛痛的都想流泪了,拜奥雷特抬手挡住额前的阳光,想。

“去拉新郎的手吧,新娘要是哭了,妆是会花的。”雅柏菲卡在一旁善意的提醒,递给拜奥雷特一束捧花。

拜奥雷特向前走了几步,因为不习惯极高的高跟和拖长的裙摆,一时没注意踩到了裙摆,一个踉跄刚好摔到了艾亚哥斯伸出双手的怀抱中。

那一刻,时光静止。

拜奥雷特抬头,能看到艾亚哥斯下巴上轻微的小胡茬,她抬手环住他的脖子,轻啄了一口。

“这是抱住我的奖励。”

“那我多抱你一会,晚上拜奥你好好奖励我不好?”

“做梦。”

米诺斯拍了拍雅柏菲卡,“什么时候,我们也办场婚礼吧?”

“你做新娘的话,可以。”

作为证婚人早早就到了的希绪弗斯摸摸身旁眼神几乎要烧穿了艾亚哥斯的小狮子的头,“别抢了。”

“拜姐跟着这个乌鸦,过的应该会不错吧。”雷古鲁斯闷闷道。

“会的。”

艾亚哥斯,好歹是你婚礼,也就放你一马了。

不然我可不介意抢亲把你抢到手让你成为你们冥界最经典的笑话。

希绪弗斯拿起手里的圣经,看着里面的字句高声朗读:

“拜奥雷特,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

拜奥雷特勾起唇角,“是的,我愿意。”

“艾亚哥斯,你是否愿意这个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保护她,尊重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艾亚哥斯回答的潇洒,“当然愿意,至死不渝。 ”

艾亚哥斯说:“我以我自己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尊重你,直至死亡。 ”

拜奥雷特说: “我以我自己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尊重你,直至死亡。” 

她和艾亚哥斯相视而笑——他们不相信上帝,他们更相信自己。

交换戒指。

该当众亲吻了。

底下就座的圣域和冥界众人纷纷全神贯注的等待着婚礼台上两人的举动——他们都在卡戎那里下了注,赌他们亲吻的时间有多久。

“走吧。”艾亚哥斯环住拜奥雷特的腰,“再被他们盯着你,我要吃醋了。”

“好。”拜奥雷特低头脱下两只高跟鞋,扯下头纱,抱起长长的拖尾,一只手牵起了艾亚哥斯。

趁着台下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拜奥雷特笑容灿烂,拉着艾亚哥斯夺门而出。

“各位,艾亚哥斯被我拐走了!”

她温柔内敛的那一面,也只允许艾亚哥斯看呀。

至于婚礼赌注的主角,据说是改成了伴娘和伴郎。

米诺斯抱着雅柏菲卡亲吻了整整二十分钟的事情,后来一直是圣域和冥界津津乐道的八卦。

无论如何,拜奥雷特和艾亚哥斯,过的非常幸福。

  



评论

热度(72)

  1. 冬葵子summe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