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葵子

神意

流沙:

*笛捷尔生日贺
*部分设定沿用《取暖》


像这样大的失误并不常发生在他身上。


占星时感知到凶星的力量极为普通,其实是冥斗士专门为了使之大意设下的障眼法。


而他只带了卡路狄亚这一位白银圣斗士前去讨伐,实在是有失稳妥,受到教皇责罚也是理所应当的。


“笛捷尔,辛苦了。”赛奇的神情果然格外严肃,“伤情如何。”


“劳您关心,并无大碍。”


“这次讨伐成功,代价似乎不小啊。”


教皇望着他,若有所思。


“笛捷尔,虽然现在的你更需要及时回宫修养,但我有必须询问清楚此次任务执行过程的理由,如果你可以承受的话,请现在就向我禀告。”


“是。”他低下头。


年轻的水瓶座固然苛求自身完美,但对已经铸成的错误也并无逃避之心。


他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向教皇阐述了因自己预估敌人的失策,致使讨伐险些失败,自己和随行的白银圣斗士差点身亡的事实,并表达了希望得到原谅和应有的惩罚,下次定将更称职的执行任务的决心。


然而教皇听完,神色却愈发凝重,“……笛捷尔啊,你确定就只有这些事值得禀告?”


“是。”


他如实相告,坦然无愧。


赛奇沉默半晌。


“如你所言,那位白银圣斗士是如何击杀冥斗士的,你并没有亲眼所见?”


“是……”当时他和卡路狄亚都身受重伤,卡路狄亚用瞬移将他强行送走,大约是抱着必死的觉悟独自迎战。


自己身为黄金圣斗士却在生死关头受他人保护……笛捷尔闭上眼。


“那么,那位白银圣斗士的名字是——”


“卡路狄亚。”




即使没有来到圣域之前,死亡也是他如影随形的伙伴。卡路狄亚搭着腿仰头躺在竞技场中央,惬意的晒太阳小憩。


每一天都是偷来的,从死神手里。所以即使刚刚历经一场大战,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他也并没有什么可感慨。


只是暖烘烘的阳光让他想起笛捷尔——从开始冰冷的毫无生气,到在他怀里一点点回温时的感觉。


住过的疗养院里几乎躺满了绝症的病患,他曾亲眼目睹人挣扎着死掉,被抬出去入殓。趁其他人不在,他悄悄去碰了那些尸体,然后猛地缩回手。


笛捷尔的身体和他们一样,冰冷僵硬,像是已经死了。今时不同往日,他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他不过是个连小宇宙的影子都没看见过的普通人,带着随时可能报废的心脏,笛捷尔没有任何必要牺牲自己作为黄金圣斗士的性命,帮他止血疗伤。


他必须让这无知又滥施同情的蠢货醒过来,亲自教训一番才好解气。


“卡路狄亚。”


教皇厅的白银头领突然出现在竞技场门前,招呼他道:“教皇大人传令,要你即刻觐见。”




笛捷尔看见卡路狄亚被卫兵引进了门,赶紧回头向教皇叩首。


“教皇大人,失误全都是因属下而起,理应由属下一人承担罪责,卡路狄亚战胜冥斗士有功,为了保护属下自作主张也是情有可原,请您不要责怪他。”


赛奇不置可否,摆了摆手,身边侍女退入幕后。


第一次进教皇厅,卡路狄亚兴致勃勃,跪着也东张西望个不停,不仅不怕,还好奇的打量起上位者的形容。


笛捷尔戳了一下他的腰,微微摇头。


“教皇大人……”卡路狄亚在眼刀暗示里老实下来,照葫芦画瓢的行了个礼。


很快侍女们又掀开了幕布,合力搬出一件黄金圣衣的台座。


“这是……”笛捷尔和卡路狄亚都看直了眼。


圣衣拼合而成蝎子的形态,尾部高高扬起,双钳硕大锋利,金色的光芒耀眼夺目。


“在你们讨伐冥斗士的地方,当代天蝎座的小宇宙觉醒了。”


赛奇解释道:“共鸣的力量不容小觑,圣衣整整鸣叫了一天一夜,它的主人应该是在那个时候最大限度的燃起了小宇宙。第一次觉醒就使用那么强的力量,维持了那么久的时间,这在圣域的历史中闻所未闻。”


“您所说的这个人是……”笛捷尔恍然间仿佛有了答案。


“少年啊,你过来。”


教皇对跪在一旁不明所以的卡路狄亚说道:“来触碰它吧,让我看看你的天命。”


上届圣战里,被亡者们抛下的黄金战衣一个又一个重见天日。每一次触碰都像是亘古的契约在浮现,烫印入灵魂的文字闪耀如烈火鎏金,神旨人心在这一刻珠辉玉映,激荡起战栗而欣悦的交响。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用过小宇宙。”


卡路狄亚抱着圣衣下了台阶,仍苦思冥想,“笛捷尔,你记得吗?”


“是啊,我也不记得了。”


他含笑走在新任的天蝎座战友身前,只留给他自己的背影。“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诶?我都不记得是怎么用的,以后要怎么使出来啊,喂,笛捷尔……”



(完)

评论

热度(16)

  1. 冬葵子流沙 转载了此文字